广州哪里可以卖卵子 少女卖卵一次赚1.5万

发布时间:2021-01-19   来源:http://www.shhbj.cn    作者: 助孕健康网
字号:

  广州哪里可以卖卵子 少女卖卵一次赚1.5万,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卖卵的背后到底是怎么样的,关于卖卵这个问题,新闻也报道了很多, 下面我们详细的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颜值高学历好价格自然就高

  事到如今,陈丽对自己草率的行为后怕不已,对身体可能遭受的伤害也追悔莫及。据她说,在这半个月内,她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样的年轻女孩,在中介的忽悠和诱惑下,卖卵子赚快钱。有的女孩至今都不知道取卵的危害性和非法性。

  那么,究竟市面上有多少这样的黑中介?又有哪些医院在背后给他们“助攻”呢?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线索,记者拿到了一名“卖卵子”中介的名片,内容是:兼职招聘爱心捐卵子女孩,18到27岁,半个月收入过万,帮助他人,成就自己;全职招聘身体健康代孕,20到37岁,年收入14万到20万元,包吃包住,不交任何费用,上面还有微信二维码和手机号码。

  暗访记者拨通电话后,对方即询问“你要捐卵子还是想做代妈”,随后表示捐卵子只需10到15天,但具体价格要依记者的条件而定,如果颜值高学历好,价格自然就高。记者则表示,自己今年25岁,身高160厘米,体重55公斤,没有家族遗传病,但长相一般,且只有中专学历。

  听闻记者的条件后,中介称记者可以参加“盲捐”,即不与客户见面,直接进行“卖卵子”操作。“只要你血型可以,月经周期对得上,就直接操作的那种。这样价格会低一点,大概是一万五千元吧。”该中介说。

  在另一名中介的朋友圈里,暗访记者看到不少关于“卖卵子”的小视频,中介还煞有介事地在下面解释称:“带外地过来的女孩面试就把体检弄完了”;“湖南过来的今天面试加体检,成功率99%”;“10天快速拿钱,还贷款出去旅游,靠谱扎实。”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中介都对手术的风险和危害闭口不谈。像上述“卖卵子”“代孕”的中介,当暗访记者在电话中询问“是否要做手术”、“会不会对身体有伤害”时,对方均表示“不会”。

  广安医院3楼一诊室内,“小张”(右)在为一名女孩打针。当事人供图

  广安医院3楼一诊室内,“元元”(左)在和一名女孩交谈。当事人供图

  官方回应

  12345:转相关部门处理跟进

  7月16日晚,新快报记者拨打广州12345政府服务热线,将此事向相关部门反映。

  对此,12345热线表示将会转给相关部门跟进处理,本报也将持续跟进此事。

  律师说法

  一旦出事 参与卖卵子者难获保障

  据了解,我国卫生部门在2001年就颁布实施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两个办法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精子、卵子和胚胎,严格禁止各种代孕行为。

  针对此事,广东旭瑞律师事务所陈伟杰表示,商业化的捐卵子或赠卵子机构涉嫌违反非法行医罪或非法经营罪。对于参与捐卵子或卖卵子的人来说,她们很难得到法律保障。“不法机构只能通过黑诊所等没有任何安全或卫生条件保障的地方来操作,一旦发生人身事故或其他伤亡事件,个人是没有保障的,因为你本身就参与了违法活动。”

  陈律师还认为,医务人员无论是否取得医生执业资格,在非固定、不合法的医疗场所行医,均已涉嫌非法行医罪。“对于职务人员利用职务条件(非法行医的),如果医院知情,同样会被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如果构成刑事犯罪的话,医院的主要负责人同样也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陈律师说。

  涉事医院“元元”确认是医院护士

  矢口否认帮人打过促排卵针

  按照陈丽等知情人提供的信息,黑市“卖卵”有五个步骤,即填写资料、客户面试、医院体检、打促排针、人工取卵子,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后两步。不过,由于上车后蒙住双眼、没收手机,陈丽无法提供手术的具体位置。但第一次打促排卵针的地点就很明确——位于广州白云区黄石西路的广安医院。为了进一步确认,记者到此进行了走访。

  7月15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广安医院,搭电梯上三楼住院部,出来后右转直行,就看到陈丽当时打针的房间。此时诊室里坐着4名女子,似乎在等什么人。随后,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出现在走廊里,她就是视频里打针的女子。由于对方的警惕性非常高,记者兵分二路,一组在房间外守着,一组到四楼院办了解情况。

  在医院办公室,负责人周主任出面接待了记者,当记者提及有医生为“卖卵者”打了促排卵针时,周主任一口回绝称“根本没有这回事,有什么好问的?”随后便一直玩手机,记者提出能否一起到三楼了解情况时,周主任也显得很不耐烦。

  那么,此前为陈丽打促排卵针的“元元”到底是不是该院的医护人员呢?在记者一再要求下,周主任确认称其是该院护士,随后和一名男医生走出办公室,到三楼寻找“元元”。

  约10分钟后,周主任终于带着“元元”出现。眼前这名穿着条纹上衣的女子,的确就是陈丽视频里出现的其中一名医务人员,“元元”称,自己全名叫罗元,所持证件注册在广安医院。

  不过,陈丽视频中拍到的另一名帮女孩打针的女子却没有随周主任出现。对此周主任辩称,是记者没有告知此人的具体身份,“现在人都下班了,我们这里11点半接班的,找也找不到人了。”

  然而,周主任所说的情况,与另一组记者所拍下的景象却大有出入。原来,在离开周主任的办公室后,那名男医生先来到三楼,喊来一名叫“小张(音)”的女子,她就是陈丽视频所拍到的为卖卵子女孩打针的医务人员。

  “商量一下,上面有记者说你们有客人举报拍了视频,(就在)四楼。”男医生说着就让“小张”离开。紧接着,“小张”和几个女孩带着大包小包匆匆离开了现场。

  随后,周主任也出现在三楼的走道里,和“元元”交谈起来。“你是罗元元吧?上面有记者,有病人录了录像。”“元元”则紧张地辩解称,自己没有帮记者打过针,并着急询问周主任如何应对。

  接下来,周主任和“元元”一起出现在办公室,矢口否认帮女孩们打过促排卵针,并坚持表示没有见过打针的“小张”。周主任更是声称,自己在三楼没见到罗元,而是在宿舍找到她的。

  就在记者离开医院时,看到消失的“小张”和另外一名女子就站在大门外面。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