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克星

2020-08-15 14:12

“令牌射出来的符文?”

    听到这话,凌雨瑶惊呼了一声,说道:“莫非……你说的就是那资格令牌?”“不错。”杨尘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他一边拍了下自己的储物袋,伴随着光芒涌动,几张符纸出现在了杨尘的手中。随后,杨尘又从身旁的树上取下来几根树枝,将它们

    柔软弯曲,贴上符纸,将太傅和王爷几人给捆绑了起来。

    这些符纸是杨尘自己做的禁制符箓,除了帝境的强者之外,寻常人根本难以挣脱。

    做完这一切后,杨尘才算是松了口气。

    “杨尘,你当初说的对,那资格令牌上面果然有问题。幸亏我们没有滴血认主,否则的话,下场肯定和他们一样了!”凌雨瑶贝齿轻咬着红唇,低声说道。

    听到这话,杨尘的眸子里也是流露出忌惮之色,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现在的天河州内,已经乱作一团了。”

    ……

    天河州拍卖行。

    天河大帝不断地变幻着手中的印记,不停地操控着手中的母牌,丝丝灵力荡漾在身体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