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问

2020-08-15 14:12

议事厅外,杨尘就这么站在距离议事厅五米左右的地方,缓缓地停了下来。他并没有走进去,而是就这么驻足而立,看得周围的守卫们也是有些懵圈和不明所以了。

    “少爷,您不进去?”二狗愣了愣,忍不住的问道。

    “不了。”听到这话,杨尘摇了摇头,说道:“我站在这里就可以听得清楚,你让这些下人们都下去吧,不要站在这里了!”

    “是。”

    听到这话,二狗点了点头,他立刻抬起手,对着那些守卫们摆摆手,说道:“行了,少爷有令,让你们全都下去,不要在这里杵着了!”

    “这……”

    此话一出,守卫们微微一愣,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身为议事厅的守卫,保护议事厅乃是职责所在,这是从李府第一任家主在位时,便定下来的规矩。若是没有大长老,亦或是掌权人的命令的话,他们是断然不能够离开职位,擅离职守的。

    可是,如今杨尘竟然让他们下去?

    这可让他们有些为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