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让前夕

禅让前夕

    “今天晚上,便通知全宗门的弟子,举行禅让仪式的典礼吧。”凌雨瑶深吸了一口气,又是艰难又是轻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对着面前的众位长老们说道。

    听到这话,几位长老们身躯一颤,眸子里都是流露出些许的哀伤之色。

    他们明白,凌雨瑶心意已决,就算他们说得再多,恐怕也无法改变对方的决定了。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够听从凌雨瑶的安排,乖乖的接受她的禅让了。

    “既然宫主心意已决,那老朽们就不多说什么了,老朽这就安排下去,让弟子们今天晚上在宗门广场集合,举行禅让大典。”大长老叹了一口气,说完这句话,他便是抱了抱拳,转身离开了。

    其他的长老们也是跟了上去。

    每个人的面庞上,都是带着怅然和不舍之色。

    他们毕竟跟在凌雨瑶身后十几年了,早就对这位宫主产生了感情,如今却突然说宫主要换人了,他们的心里自然会有些不舍。

    看着众位长老们远去的背影。

    凌雨瑶叹了一口气。

    她转过身来,对着老宫主的墓碑缓缓跪下,然后轻轻地磕了个头,绝美的面庞上也是涌出两行清泪。

    “老宫主,瑶瑶对不起您……瑶瑶终究是亏欠了您的信任,也亏欠了广寒宫所有人的信任……对不起,老宫主,千错万错都是瑶瑶一人之错!”凌雨瑶轻咬着红唇,语气有些哽咽的说道:

    “对不起,若是日后有机会的话,瑶瑶一定亲自下去跟您老道歉!”

    哗!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凌雨瑶的声音,墓园里的雪枫树突然轻轻的晃动了起来,粉白色的枝条轻轻的拂过凌雨瑶的头顶,犹如一位慈爱的老人抚摸着自己的后辈。

    “唉!”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墓园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叹息声:“瑶瑶,你这么做真的不后悔吗?若是卸任的话,恐怕就再也无法成为广寒宫的宫主了!”

    听到这话,凌雨瑶微微一愣,抬起头来,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杨尘和木灵韵正站在自己的不远处,满脸感慨的看着自己,二人面庞上的神色多少都是有些复杂。

    见到这一幕,凌雨瑶连忙揉了揉眼睛,将眼角的泪给擦干,然后站起身来,强笑道:“杨尘,木姐姐,你们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吓我一跳呢!”

    “咳,我们刚才就来了,只是看你的情绪好像不太好,所以就没有忍心打扰你。”杨尘轻咳了一声,然后抬起手,摸了摸凌雨瑶的脑袋,笑道:“瑶瑶,你真的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需要我照顾的女孩了,你已经可以对自己的人生做出规划了。”

    虽然凌雨瑶卸任了广寒宫宫主之位,但杨尘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欣慰。

    看明白,凌雨瑶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姑娘了,也不是以前那个做什么事情,都需要询问自己的小女孩了。

    她已经经过了世界的磨练,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哪怕是在这样大的事情上,她也可以很坚决的做出自己的判断。

    不管结果怎么样。

    至少这也算是成长了,不是吗?

    木灵韵也是笑了一声,说道:“瑶瑶,我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我希望你不要为眼前的事情而顾虑,想做什么事情,就跟随着你自己的内心好了,不要去后悔,也不要去自责。”

    说完这句话。

    木灵韵便是伸出手,将凌雨瑶揽入自己的怀中,轻声的安慰着。

    感受着木灵韵温柔的怀抱,凌雨瑶也是渐渐镇定了下来,眸子里流露出些许的感激之色。她很欣慰,自己能够拥有一群这样的朋友,无论自己是在顺境还是逆境,这群朋友都会自始至终的陪着自己,帮她渡过难关。

    “谢谢你们。”

    凌雨瑶的眼眶又是微微湿润了起来,她轻轻擦掉了眼角的泪水,说道:“对了,你们今天过来应该就是为了通知我前往高等位面吧?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呢?”

    凌雨瑶不愧是成长了,此刻一眼便看出了杨尘二人过来的目的,当下也是直截了断的说道。

    看到凌语瑶如此干脆,杨尘也不遮遮掩掩的,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是的,我算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梦魇已经去了高等位面,我们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而且该交代的事情你们应该也交代的差不多了吧?现在就可以安排自己的家人,跟我们一起动身前往高等位面了!”

    “好。”

    听到这话,凌雨瑶点了点头,说道:“等今晚的禅让大典一过,明天一早我便跟你们动身前往无尽岛屿,然后再去高等位面。”

    说完这句话,凌雨瑶便是对着身旁的下人吩咐道:“你们几个去收拾两间房间出来,安排杨先生和木姑娘住下。”

    “是。”

    听到这话,下人们点了点头,然后就是领着杨尘等人往深处走去,准备给二人安排住处了。

    至于凌雨瑶,她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盯着老宫主的墓碑看了一会儿之后,也是转身离开了。

    身后的雪枫树沙沙作响。

    粉白色的树枝在空中轻轻晃动着,犹如舞动的手臂,仿佛在送别着凌雨瑶远去一般。

    ……

    ……

    而很快。

    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便是在广寒宫内传开了。

    做了十几年宫主的凌雨瑶,竟是突然要宣布禅让自己的宫主之位,一时间,整个广寒宫内都是弥漫了悲伤的气氛。

    尤其是在广寒宫内呆了许久的弟子和长老,此刻都是泣不成声,满脸的悲伤之色。

    他们之间也有不少人组队去向凌雨瑶求情,主殿的大门几乎都快被踏破了,求情者越来越多,都是希望凌雨瑶能够留下来继续担任宫主之位的人。

    许是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最后凌雨瑶干脆命令人将宫殿的大门紧闭,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这也显示了,她想要卸任宫主之位的决心。

    见到这一幕,众人虽说心中悲戚,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是转身去忙活禅让典礼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