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杀招!

新的杀招!

    正在众人为禅让典礼而忙活的时候,杨尘此刻也是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安静的修炼着。

    毕竟,他马上就要去高等位面了,还是有必要将自己的修为给提升一下。

    高等位面可不是沧澜大陆这样的地方,一个帝境就可以随随便便的站在巅峰。在那里,帝境只是开始,哪怕是踏入了金丹神仙的他,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蝼蚁存在罢了。

    和“秩序之神”的一战,已经让杨尘深刻的明白到了自己的不足。

    他对于力量的渴望,也是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而且,就算他不是为了在高等位面立足,也得为了梦魇而继续努力了。毕竟梦魇已经踏入了金丹神仙,若是自己再不抓紧的话,很有可能就要被对方给超越了,到时候自己可就不占据主动位置了。

    而那时候,绝对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

    而上次和梦魇的一战,让杨尘最记忆犹新的事情,便是梦魇所使出来的那些血色光芒,仿佛能够吸扯他的能量一般。

    若非是他的星尘之力同样强大,否则的话,他的能量还真有可能被梦魇给掠夺过去了。

    “星尘之力只能够和他的那些血芒僵持不下,但却不能够完全的克制住他的吸扯力量。想要真正的在吸扯力上胜过他,必须还要再想其他的办法呀!”杨尘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伸出双手,星尘之力自掌心奔涌而出。

    周遭的一些花瓶都是被吸收了进来,瞬间给碾成了粉碎。但是对于杨尘来说,想要用它来抵抗梦魇的力量还完全不够。

    “不知……若是将时间之力加入到星尘之力中,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效果?”就在这时候,杨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脑子里也是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说做就做。

    下一刻,只见他突然抬起另外一只手,金色的时间之力从掌心中弥漫而出,源源不断的灌入了黑色的星尘之力中。

    两股能量并没有想象中的互相排斥,竟然是诡异的融合在了一起,金色和黑色互相交织,暗金之色也是愈发浓郁。

    不过这时候。

    杨尘却感觉到了一阵的玄奥和惊奇。

    因为他发现,当这两股能量融合在一起到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啊。只见原本在空中不断消散的星尘之力,竟然是在时间之力的干扰下,迅速的重组了起来?

    “这是?”

    见到这一幕,杨尘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眸子里也是闪过些许的震惊之色。

    因为诸位都知道,能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时会消失挥发的。哪怕是储存在武者身体中的能量,也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失,只是这消失的速度会比在外界慢上很多。

    但依然是会消失。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武者需要不停修炼的原因,其目的,就是为了不断的吸收空气中的能量,来填补自己消失的空缺。

    否则的话,就算你是强大的仙人境强者,每天不修炼,你的能量也迟早会有被消耗殆尽的一天。

    而真正让杨尘诧异的是。

    此刻的星尘之力,竟然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

    不。

    不能说没有减少的迹象,应该是说,就在这些星尘之力即将消散的时候,既然又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的组合了起来?

    消散、重组。

    周而复始。

    在融合了时间长河之力的星尘之力,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永远不会停止的永动机,永远也没有消散的那一天。

    但是。

    这可能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永动机。

    星尘之力虽然不会消散,但是时间之力却是在缓缓的消散,也就是说,其实这种能量并不会永远的持续下去。只是,它将消散的东西给换了一下,从星尘之力替换到了时间长河之力。

    也就是说。

    当时间长河之力完全消失的时候,也就是星尘之力走向灭亡的时候。

    但即使如此,这个发现也依然让杨尘兴奋无比,因为时间长河之力消散的速度,大概是星尘之力的三分之一。

    这个发现,让杨尘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三分之一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除去星尘之力本身消散的速度,再加上时间长河之力放慢了三倍的消散速度……原本的星尘之力,可以当做四倍来使用!

    想象一下,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概念?

    如果是普通武技的话,这个概念或许并没有那么强烈,但如果试想一下,你要使用的是一个拼尽全力的强大杀招呢?

    本来这个杀招只能够使用一次,但是,在时间之力的干扰下,这个杀招在即将消失的时候却能够重组三次,并且对敌人再进行三次的伤害!

    本来只能够使用一次的底牌,一瞬间变成了四次。

    而在武者对决之中,这样的金手指,绝对是让人闻风丧胆,想想就会后背冒寒气的。

    而反观梦魇。

    他虽然是时间长河所衍生出来的产物,但是对方的身体里并没有时间长河之力,时间之力是自己所独有的底牌。

    他的底牌虽然只有一个。

    但是却足以致梦魇于死地了!

    ……

    ……

    天。

    渐渐黑了。

    夜色降临,繁星布满了天空。

    此刻,所有的广寒宫弟子全部汇聚在了中央广场上,每个人的面庞上都是带着浓浓的严肃之色。

    无数的火把点燃在广场上,虽是黑夜,但却将此地照耀得如同白昼,熠熠生辉。

    大长老穿着一件宫主才能够穿的长袍,衣襟上更是标志着代表宫主的金色符文,整个人看起来威严无比。

    但是。

    面对即将到来的宫主之位,大长老的心情却并不愉快,甚至还有点沉重。

    他不是一个喜欢争名夺利的人,对于广寒宫的宫主之位也没有任何的兴趣,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宁愿做一辈子的大长老。

    但是。

    命运已经将他逼到了死角。

    就算再无奈,他也只能逆来顺受了。

    两旁的钦天长老对视了一眼后,便是看了一眼面前黑压压的人群,朗声说道:

    “吉时已到!”

    “禅让典礼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