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一幕

感人一幕

    “参见宗主!”

    整齐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开来,足足数分钟后,众人才是站起身。当看到手握风雪杖的大长老时,每个人的面庞上都是流露出些许的复杂和惆怅。

    他们跟凌雨瑶相处了十几年。

    也叫了凌雨瑶十几年的宫主。

    如今突然要让他们叫另外一个人为宫主,他们的心里面,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复杂和感慨的。

    凌雨瑶深吸了口气,将大长老从地上搀扶了起来,满脸笑容的说道:“大长老,恭喜你了,从今天起,你就是广寒宫的宫主了。希望你以后,能够尽到身为宫主的责任,也实现你的诺言,真真正正地光大广寒宫!”

    说到这。

    凌雨瑶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些许的释然之色。

    她的心里或许会有不舍。

    但是,更多的应该还是释怀吧。

    或许从这一刻开始,凌雨瑶才真正的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根本不喜欢成为这所谓的广寒宫宫主。而她之所以答应下来,也不过只是为了还老宫主的人情,以及报答她的知遇之恩罢了。

    现在。

    背上的重担卸下了,凌雨瑶也终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

    ……

    人群中。

    看到凌雨瑶面庞上那如释重负的笑容,杨尘的心里也是松了口气,他知道,凌雨瑶是做了自己最正确的决定。

    既然如此,那杨尘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

    “凌姑娘,从今日起,您就不再是广寒宫的宫主了。不过,以您的资质,依然可以在广寒宫内选择职位,无论大小头衔,您好都可以随意选择。”钦天长老微微一笑,对着凌雨瑶说道。

    听到这话,凌雨瑶苦笑了声。

    眸子里也是流露出些许的无奈之色。

    她在广寒宫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年的宫主,却从来不知道广寒宫内还有这么一条规定。

    这算什么。

    广寒宫对自己最后的恩赐吗?

    “宫主。”大长老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道。

    “大长老,我现在已经不是广寒宫的宫主了,您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免得被别人听到,引起什么误会。”凌雨瑶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听到这话,大长老的眸子里也是流露出些许的苦涩,不过,他还是点点头,说道:“小姐,虽然您已经不是广寒宫的宫主了,但是,我希望您能够在广寒宫内任个长老。纵然您以后不会回广寒宫,但只要有了这个头衔,我等的心中也算是有了个寄托……往后的日子里,再想起这事时,也不会那么难过。”

    大长老说道,眼眶也是红了起来。

    不光是他,周围的长老们也是感觉心中悲伤,有些人也是哭红了眼睛。

    这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长老们,此刻就跟要送别自己的子女一样,眼睛里充满了不舍。或许在他们看来,凌雨瑶早就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孩子,他们看着凌雨瑶从一个小姑娘,慢慢的成长到如今的地步。

    这份感情,又如何会比父母之情少呢?

    听到这话,凌雨瑶也是有些忍不住了,她直接抱住了对面的大长老,低声哽咽道:“宫主,谢谢您!真的谢谢您,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照顾着瑶瑶!您对瑶瑶的恩情,我恐怕一辈子也难以还清了!”

    此话一出,纵然是大长老,此刻心里也是感觉暖暖的。

    他抬起手。

    轻轻地拍了拍凌雨瑶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傻姑娘,你在瞎说什么?什么恩情不恩情的?从你踏入广寒宫的那一刻起,咱们就已经是家人了,不要说这些让人生疏的话。”

    凌雨瑶摇了摇头,说道:“宫主,您在瑶瑶的心里就像是一个慈祥的爷爷,如果您不介意的话,瑶瑶想认您做爷爷!”

    爷爷?

    听到这话,大长老微微一愣,忍不住看了眼身旁的几位长老。

    二长老调笑道:“可以啊,大长老?你这老东西一辈子都没结婚,没想到都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收了个如花似玉的孙女?”

    虽是笑着说的,但二长老的语气还是有些酸溜溜的。

    凌雨瑶连忙笑道:“各位长老,不光是大长老,瑶瑶也想认你们为爷爷!你们对瑶瑶的照顾都是一样的,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那我现在就向你们磕头了!”

    这……

    听到这话,几个长老都是微微一愣。

    眸子里流露出愕然之色。

    然而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凌雨瑶就已经是扑通跪倒在地,先是对着大长老磕了个头,说道:“大爷爷,孙女凌雨瑶给您磕头了!”

    扑通!

    说着,凌雨瑶就是直接磕了个头。

    见到这一幕,大长老的身体都是轻轻颤抖了起来,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涌出。他连忙伸出手,将凌雨瑶从地上搀扶了起来,眸子里的神色也是充满了柔和与慈祥:“好!好!好!乖孙女,有你这句话,爷爷就算是现在去死也没有遗憾了!”

    “爷爷,您老才多大?身子骨还硬朗着呢,可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凌雨瑶故作生气的说道。

    “好,好,不说了。”大长老笑呵呵地点点头,但眼里的泪水依然是控制不住。

    凌雨瑶继续向着二长老磕头。

    “二爷爷,孙女凌雨瑶给您老磕头了!”

    “咦?二爷爷,您干嘛转过身去?”

    “没,没什么……年纪大了,眼睛有点干……”二长老背对着凌雨瑶,轻轻地擦拭着自己的眼角,但声音却是有些哽咽了。

    凌雨瑶微微一笑。

    不忍去拆穿他。

    然后继续向着周围的长老们磕头行礼。

    “三爷爷,孙女给您磕头了!”

    “四爷爷!”

    “五爷爷!”

    ……

    ……

    凌雨瑶不断地磕头行礼,几分钟内就是认了六七个爷爷。

    然而,这滑稽的一幕却是没有任何人笑得出来,所有人的眼睛都是湿润了起来,眼眶微微泛红,鼻子更是一阵发酸。

    几个长老们此刻也是哭成了泪人儿。

    尤其是看着面前这个小姑娘,一口一个叫着自己等人爷爷的时候,他们就是感觉心都快化了,喜悦和悲伤同时充斥了他们的内心,复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