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河流

神秘河流

    直到杨尘等人离开之后,众人才是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每个人的眼中都是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尤其是当看到……地上躺着如同死狗一般的柳如虎时,众人的面庞上就是忍不住的涌出错愕之色,似乎是有种做梦般的错觉。

    尤其是在仙役处工作的人,亦或是此地的位面执法者们,一个个都是瞪大了眼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刚才。

    一个来自于中等位面的蝼蚁,竟然在仙役处大闹一通?不光把仙役处的管事给打了,甚至就连万夫长都没有拿他怎么样?

    此事若是传出去,不知又会让多少人瞠目结舌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家伙?竟然连贾大人都没有拿他怎么样?”

    “是啊!你们说他跟着贾大人去哪里了?应该是去外面执法者的大本营吧?”

    “妈的,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把柳如虎打了之后,竟然还能够成为位面执法者?这样的好事怎么老子就没有碰到过?”

    “不过这家伙可是金丹神仙的修为啊……哪怕是前后千年以来,也很少有金丹神仙的强者是出自于中等位面吧?”

    “这家伙能够拥有这么强的修为,来头定然不小。不然的话,以贾大人的性格,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他离开呢?”

    “是啊,是啊。”

    “我猜也是这样,这家伙很有可能是什么隐秘世家的弟子,连贾大人都要敬他三分!”

    众人纷纷说道,一时间,他们的心里对于杨尘的身份也是更加好奇起来。

    然而。

    对于众人所议论的这一切,身为当事人的杨尘却是浑然不知,他和凌雨瑶二人一路跟在贾羽等人的身后,很快便是出了仙役处,然后来到了永乐都的南方。

    在永乐都的南方,是一片异常荒芜的地带,放眼望去都是沙漠和戈壁,甚至连些许的植物都难以见到,看起来荒凉无比。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却是永乐都执法者的大营所在,成片成片的营长在此地扎根,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看起来雄伟无比。

    营造内的每一个执法者都是经过贾羽精挑细选的人才,哪怕是最弱的人,也达到了陆地神仙初期。

    这完全是一个仙人阵营。

    而也正是因为这一万个仙人执法者的存在,才保住了永乐都的安全和太平。

    许是因为强者实在是太多了,纵然是站在距离大营数十公里的远处,众人也是感觉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压迫感,仿佛连空间都是凝固了起来,让人难以呼吸。

    “杨先生,感觉如何?我这执法大营还算是气派?”贾羽微微一笑,说话间,他便是带着杨尘走到了大营前。

    只见在大营之前,赫然是一道人工挖掘出来的河流,其内河水流淌,足足数千米之长。而杨尘站在湖畔感受了一下便是愕然的发现,这河水之中竟然布满了灵力,而水面上所反射出来的波光粼粼,竟然是一枚枚密密麻麻的符文?

    而这所谓的河流,竟然完全是由符文所组成的?

    “这是?”

    看着面前的河流,杨尘微微一愣,他下意识的抬起脚便要跨过去。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跨过去,身旁的阿宇就是连忙伸出手,将杨尘给轻轻的拦了下来,说道:“杨先生,这河流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你若是一不小心的话,可是容易丧命的呀!”

    “呵呵。”

    听到这话,杨尘冷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修炼了这么长的时间,能够踏到这一步,可不是凭借着侥幸!若是随随便便来个东西,便能够取我的性命,那我这些年的修炼岂不是修炼到狗头上去了?”

    说完这句话,杨尘便是轻轻推开了身旁的贾羽,然后那只脚,也是直接向着面前的河水踏了过去。

    他虽然能够感觉到,面前的这些河水符文并不简单,但是他心里同样也清楚,他若是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话,就必须要搞明白这大营之中的一切。

    否则的话。

    若是到时候出个什么问题,他对着大营中的结构又一窍不通,岂不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有死路一条了?

    然而。

    就在杨尘的脚刚刚接近那河面的时候,只听得嗡嗡一声,那河面上也是突然涌出一阵绚烂的光芒。

    这光芒在空中迅速的凝聚,最后赫然化作了一根根锋利的尖针,犹如暴雨一般不断的向着杨尘的身躯射去!

    刷刷刷!

    尖针所过之处,空气都是剧烈的震动起来,仿佛要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气,是似乎随时会崩溃一般。

    而这些见证上所弥漫的气息,赫然达到了一个金丹神仙的全力一击,简直恐怖如斯!

    “杨尘,小心!”

    见到这一幕,凌雨瑶脸色骤变,也是惊呼出声。

    杨尘二话不说,直接大袖一挥,向着这股能量挥舞了过去。刹那间,金色的能量和这些符文能量迅速的碰撞在一起,两者之间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然而。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杨尘的能量在触碰到那些符文能量的一瞬间,竟然是犹如冰雪消融一般,诡异地消散开来?就仿佛是……那些符文好似可以吞噬着杨尘的能量?

    “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杨尘惊呼出声,眼中也是闪过诧异之色。

    毕竟,历来只有他的能量吞噬别人的份,怎么如今自己的能量反而还被吞噬了?

    真是太奇怪了!

    不过,杨尘也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因为这些能量眼看就要轰击在他的身上了!他二话不说,直接将自己的能量给收回体内,然后时间长河之力再次释放而出!

    轰隆!

    在时间长河之力的轰击下,这些符文能量才是被震得支离破碎,最后化作点点晶光,在空中徐徐消散。

    “咦?”

    见到这一幕,贾羽眉头微挑,眼中也是闪过些许的震惊之色,忍不住的说道:“你的能量竟然能够破坏这湖水中的符文?真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他身为着大本营中的万夫长,自然清楚的明白,眼前的这条河流中所蕴含的能量是多么的可怕!

    莫说是他,就连一些位面统领来了,恐怕也拿这条河流没有办法,而杨尘竟然能够毁灭这些符文?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