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散的士兵

懒散的士兵

    边界,是整个永乐都大营中所有位面执法者,都不愿意提起的一个地方———那里,充满着阴森、诡异、杀戮和死亡。

    被送去边界的人,要么是在大营中被排挤,得罪了某个位高权重之人。要么,便是受了某种惩罚的待罪之人,才会被送到边界受刑。

    因为在边界,除了凶恶的位面强盗之外,更让人闻风丧胆的,是边界中蛰伏着无数的妖兽。这些妖兽强大无比,甚至要比那些位面强盗更为可怖。

    活人一旦踏入,九死一生!

    ……

    ……

    行了半天之后。

    杨尘在位面执法者的带领下,来到了距离永乐都数百公里之外的一片深山老林,这深山老林无边无际,被浓浓的雾气给遮盖着。

    一股肃杀的气息,弥漫在森林之中。

    隐隐间,似乎可以听到森林中传来的妖兽嘶吼声,仿佛雷霆一般,让人心寒胆颤。

    而伴随着嘶吼声,杨尘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整片森林的周身都被一股极为浓郁的能量包裹着。当然,这能量并不是灵力,而是一种浓郁无比的杀意。

    没错。

    整片森林都被杀意覆盖着!

    杀意之浓郁,哪怕是杨尘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杨先生,这里就是边界了。翻越这座山后,是玄武一族的领地,不再属于位面执法者管辖。”

    “这里,也是最为凶险的地方,请您好自为之。”

    领头的位面执法者对着杨尘抱了抱拳,说道。

    他的语气虽然很客气,但眸子里却还是流露出怜悯之色,这种神色,就仿佛是看着一个死人一样。

    杨尘神色如常,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慌乱,只是点点头,对着这几个位面执法者抱了抱拳,说道:“多谢几位远送!在下还需要立刻去赴职,就不多陪几位了!”

    “好!”那执法者点了点头,随后,便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递到了杨尘的手中,说道:“杨先生,这是统领边界的令牌,有了这块令牌,整个边界所有的执法者都将听您的指挥!请您好好保管着!”

    听得此话,杨尘眉头微挑。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

    这令牌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材质也极为的劣质,好像是凡铁打造的一般,握在手中还有些刺手,表面更是凹凸不平的,锈迹斑斑。

    上面刻着两个字:杨尘。

    正是他的名字。

    而这令牌之所以如此劣质,具体原因,杨尘也能够猜到个大概了———估摸着是因为这边界之中太过凶险,统领也时常更换,所以这令牌也就会跟着经常更换。

    所以。

    永乐都大营的人也就懒得再精心去打造这块令牌了,反正这统领过不了也会葬身沙场,如此费精力的去打造一块上等令牌,实在是有些不值得。

    不过,杨尘并没有去多想。接过令牌之后,他便是对着这群位面执法者们抱了抱拳,然后转身离开了。

    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身后传来的窃窃私语声。

    ……

    “大哥,你说这小子能在边界撑多久?”

    “最多一周吧?历来的边界统领,在边界中支撑的日数最高时限,也就是一周左右!我不觉得他能够打破这个记录!”

    “啧啧,真是可怜。也不知他是得罪了咱们大营中的哪位大人物?竟然被下放到了边界之中?到了这里,可就只有死路一条啊!”

    “谁知道呢,管他的!反正也是个将死之人了,我们就不要多问别人的闲事了,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行了!好了,我们离开吧!”

    “好了,走吧走吧。这里的杀意实在是太浓郁了,我连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

    执法者们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很快便是离开了此地。

    身后的边界森林,显得更加荒芜冷清了。

    ……

    ……

    杨尘拿着令牌,按照之前位面执法者给自己的地图,沿着森林的山路,一路往深处走去。地图上清楚地标刻了关于并且驻扎地的所在地,所以杨尘想要寻找起来,并不是多么困难。

    十几分钟后。

    杨尘就已经找到了边界的驻扎地。

    只见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排类似于农村土屋般的建筑物,里面稀稀松松地站着一群士兵,约莫百来个人的样子,手里都握着武器。

    不过让杨尘疑惑的是,比起外界那些执法者的杀气凛然,杨尘却从这群士兵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杀气和冷意。

    而且这群士兵就这么懒洋洋地靠在屋舍旁边,满脸的睡眼惺忪,仿佛快要睡着了一样,懒散至极。

    哪怕是在看到杨尘走过来的时候,这群士兵也没有丝毫的警戒心,只是抬了起眼皮淡淡的扫了一眼杨尘,便又收回了目光。

    这种目光……

    就仿佛死了一样。

    这是杨尘最清晰也最直接的感觉。

    虽然这群士兵还是站着的,还有呼吸,但是他们给自己的感觉却是死气缭绕,仿佛活死人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这帮家伙……怎么跟没有斗志了一样?”

    杨尘眯了眯眼,眸子里闪过些许的疑惑之色。

    他没有多想,直接抬起脚,向着对面的那群执法者走了过去。

    随后立定,站在这群执法者的面前。

    “你们这里管事的人呢?是谁?把他给我叫出来!”杨尘直接指向其中一个执法者,问道。

    “你是谁?”听到这话,那士兵抬了抬眼皮,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问道。

    “我?”杨尘冷笑了一声,随后便是将那块令牌拿了出来,在此人的面前晃了晃,说道:“我是你们新来的边界统领,我叫杨尘!快把你们管事的人喊出来,我有话要吩咐大家!”

    “哦……”

    让杨尘意外的事,在听到边界统领这几个字的时候,那士兵的神色依然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懒洋洋的嘟囔了一句:“又来一个找死的,也不知道这一次,这小子能够支撑多久……”

    “你在嘀嘀咕咕什么?”杨尘皱了皱眉,神色中流露出些许的不悦。

    他其实并不想多管这些人,但怎么说,自己也是边界统领了。既然做了这个统领,那这群人就算是他的士兵了,而看着自己手底下的人竟然如此懒散,杨尘的心里自然也是有些不悦。

    “没什么,没什么!统领大人,您稍后,我这就去喊我们的副统领出来!”那士兵嘿嘿一笑,连忙改口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便是转身离开了。

    但步伐依然是懒散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