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的去向

梦魇的去向

    梦魇的伤势虽然很重,但是他毕竟是紫府神仙的强者,只要不是当场被一击毙命,那么以他顽强的生命力是完全可以活下来的。

    他就这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一路飞行,最后来到了南疆的某个地方。

    这是一片偌大的山脉。

    山脉顶端建立着一座宗门,宗门的四周云雾缭绕,仿若仙境一般。人行走于其中,犹如置身云海,美轮美奂。

    这里是南疆的云海宗。

    也是整个南疆最大的宗门。

    而宗主李云山,更是一位武皇境级别的高手,放眼整座南疆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武者,也不会超过一掌之数!

    而正因为李云山如此强大的实力,也促成了云海中稳坐南疆第一把交椅!

    往日里,不知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要加入云海宗,成为云海宗弟子。而已经加入了的弟子,更是为之自豪,哪怕是平日里走路的时候,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不过。

    他们确实也有自豪的资本。

    除了云海宗得天独厚的修炼资源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则是因为一个人……一个已经走了,但是雕像却依然矗立在云海宗最中央的人!

    ……

    ……

    当~!

    清晨,天刚刚亮。

    云海宗就是突然响起了一阵悠扬的钟声,余音绕梁,飘渺出尘。

    “时间已到,请各位行至广场上,观摩英雄雕像!”大长老站在雕像旁,对着来来往往的弟子开口说道,语气中也是多出了无尽的威严。

    “是!”

    听到这话,弟子们点了点头,便是纷纷盘坐在了雕像的旁边,眸子里流露出恭敬之色。

    瞻仰英雄雕像,这是身为云海宗弟子的每日必修课。

    半个小时后,瞻仰结束。

    弟子们便是纷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然而每一个人的面庞上,却都写着疑惑之色。

    “这个雕像所雕刻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为何我们每日都要来瞻仰他呢?”

    “是啊,听说他是对云海宗做出了什么贡献……”

    弟子们纷纷说道。

    交头接耳。

    他们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被大长老给听在了耳中,听着这些话,大长老忍不住叹了口气,眸子里也是流露出无奈之色。

    经历了天人王一战,云海中死伤殆尽,所有的弟子几乎都被斩杀,只剩下了他们这几个长老以及宗主。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他们终于将云海中重新的光大,但是,这些弟子都没有经历过当年的战争,所以对于杨尘是谁也并不了解。

    “唉。”

    念及此处,大长老叹了一口气。

    他忍不住看向了身旁的雕像,眸子里也是流露出些许的追忆之色。

    要想当年,他与杨尘初见之时,对方是那样的意气风发。第一天见面,就要求成为云海宗的长老,可算是把他们这几个老东西给吓了一跳。

    转眼之间,时过境迁。

    当年那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如今也不知身处何方,在哪一片角落。

    “也不知多年之后,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云海宗的这段记忆……等我们这几个老东西死后,可能你的名字,就要真的从云海宗消失了吧!”苦笑了一声之后,大长老抬起手摸了摸身旁的雕像,忍不住地摇了摇头。

    不过。

    就在他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

    一道破空声突然从远处传来,大长老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地方,突然飞来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落在了雕像的身旁。

    他仿佛受了重伤一样,浑身都是鲜血淋漓的,气息也极不稳定。在落到地上的一瞬间,那人就是头一歪,直接昏厥了过去。

    “什么人?”

    见到这一幕,大长老皱了皱眉。

    他向着那道身影走了过去,将对方的脸给转了过来,而当看清楚此人的面貌之后,大长老就是惊呼一声,眸子里忍不住地流露出震惊之色。

    “这……这是?”

    大长老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难以形容的震惊充斥了他的心头。

    “大长老,这人……长得好像雕像上的人啊!”

    “是啊,他长得简直跟雕像上所雕刻的一模一样!”

    周围的弟子也是被吸引了过来,眸子里纷纷流露出好奇之色,尤其是当看到这人的相貌竟然和这雕像一模一样时,他们眼中的震惊就是更为浓郁。

    大长老二话不说,连忙吩咐起周围的弟子,说道:“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把他搬到内院去,请宗门的医师去给他治疗!我现在去通知宗主他们!”

    “你们搬的时候注意点,千万不要牵扯到他的伤口!”

    “是!”

    听到这话,弟子们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将地上的梦魇给抬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而很快。

    一个消息也是在云海宗内不胫而走。

    这个消息就是,云海宗传说中的人物貌似回来了?此消息一传出,几乎整个云海宗都是振奋无比,纷纷想要瞻仰一下这位传说人物的真容。

    内院里三层、外三层,都被围得水泄不通。

    弟子们伸长了脑袋,都想要看一看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奈何内院外被守卫给把守着,他们根本难以窥探出任何的端倪。

    ……

    ……

    房间中。

    整个云海宗最出色的医师,几乎全部都聚集在了房间里,忙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

    宗主李云山、大长老、二长老等一众云海宗的高层,此刻也是在房间中来回踱步,神色焦急无比。

    所有人的心,仿佛都系在了床上的那人身上。

    “欧阳医师,情况到底怎么样?”李云山拉住了其中一个人,满脸焦急的问道。

    听得此话,那医师沉吟了片刻,说道:“回宗主,此人的伤势极为严重,按道理来说应该早就已经死去了才对。可是他的生命力却异常的顽强,如此重伤都不能够夺走他的性命。”

    “那可有救?”李云山问道。

    “宗主放心,此人只是昏厥过去了,以他顽强的生命力,足以挺下这次的难关!”医师笑了声,说道:“带老夫给他开两剂药,不出三日,他应该就能够痊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