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梦魇!

杀了梦魇!

    空岛,在梦魇的记忆之中,这里是杨尘和古天机相遇的地方。而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梦魇或许还不会选择在这里住下,但是真正吸引他的,却是这空岛之上的灵力极为充沛。

    若是他能够在此地住下的话,凭借着空岛上的灵力,足以让他在短时间之内恢复伤势。

    而且。

    充足的灵力对于修炼也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

    ……

    ……

    看着远去的梦魇,房间内的李云山的人都是微微一愣,眸子里流露出疑惑之色。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忽然感觉杨尘有点变了?

    这种变化虽然并不是特别明显,但是李云山等人还是敏锐的察觉出来了。

    “杨尘……他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大长老皱了皱眉,率先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疑虑。

    “你也觉得他有点变了?”二长老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以前的杨尘可不是这样杀戮心中的人啊!也不知这些年他在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在他们的记忆中,杨尘一直都是一个温文尔雅,谦逊有礼的年轻人。而他今日的举动,也算是彻底的颠覆了李云山的人对于杨尘的印象。

    哪怕是现在想起来欧阳医师惨死时的情景,他们也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后背窜起一股凉气。

    “好了。”

    就在这时候,李云山摆了摆手,淡淡说道:“你们不要在这里乱嚼人的舌根子了,都回去各司其职吧。杨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们不要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记住,也不要让弟子们议论他,就让他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吧。”

    “让他清静清静。”

    李云山深吸了口气,缓缓说道。

    “是。”

    听到这话,众人点了点头,眸子里也是流露出恭敬之色。

    随后便是纷纷退下了。

    ……

    ……

    无尽岛屿。

    皇廷。

    杨尘正在修炼之中,突然感觉脑子里闪过了一些陌生的画面,仿佛是突如其来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如走马观花一般的放映。

    “这是……”

    感受着脑海中的记忆,杨尘微微一嫩,眸子里也是流露出疑惑之色。

    模糊间,他仿佛看到了一座极为熟悉的岛屿。

    岛屿上鸟语花香。

    珍奇异兽竞相奔走。

    “空岛?”

    看到这座岛屿,杨尘思索了片刻后便是惊呼出声,眸子里闪过一抹讶然。

    这座岛屿,不正是他与他师傅古天机相遇的地方吗?怪了,怎么会突然闪现出这里的记忆呢?

    而正在杨尘疑惑的时候,只见画面中突然走出了一道人影,他从远处而来,缓缓地踏上了空岛的土地,然后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这里的空气。

    “这就是空岛吗?果然灵力充沛!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帝境强者能够创造出来的地方!”那人深吸了口气,面庞上也是流露出陶醉之色。

    看到这人。

    杨尘微微一愣,惊呼出声:“是梦魇?”

    没错,此刻这突然出现在杨尘记忆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梦魇!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记忆中呢?

    难道是……

    “因为我与他本出自一体,所以他的记忆,也会偶尔的闪现在我的脑海中吗?”杨尘皱了皱眉,暗暗思忖道。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理解。

    毕竟他和梦魇虽然是由时间长河分化的两个个体,但是,他们毕竟曾经都是出自于一个身体之中。所以,梦魇有时候的行动也会变成一种特殊的记忆,出现在杨尘的脑海之中。

    而就在杨尘这么想的时候。

    只见画面中的梦魇也是缓缓地抬起脚,向着某处走了过去,杨尘紧紧的注视着他,一直看到梦魇走进了一个山洞之中。

    这山洞,正是当初古天机休息的地方。

    看到这些熟悉的景色,杨尘的眼眶都是忍不住湿润了起来,鼻子也是有些发酸。

    正所谓见物思人,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杨尘就是忍不住想起自己和古天机相处的时光,些许的感动也是在他的心头泛滥。

    ……

    ……

    梦魇只身走进山洞之中。

    他大袖一挥,直接将山洞中的灰尘给扫了出去,然后便是盘坐在了山洞的地上。山洞的墙壁上镌刻着符文,密密麻麻、弯弯曲曲,犹如攀爬的蝌蚪一般。

    隐隐之间,更是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

    这些符文,是当初古天机用来控制自己伤势的一个小型阵法,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符文已经有些斑驳不堪,模糊不清了。

    “古天机不愧是古族后代中最优秀的传人,想要写出这阵法,别说是帝境的强者了,就是一般的现任性强者恐怕也无法做到。”

    梦魇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墙壁上的符文,眸子里也是闪过些许的讶然之色。

    他能够感觉到,这些阵法除了能够稳住古天机的伤势之外,竟然还有一些占卜的奇效?而且这种占卜之法的精湛程度,哪怕是很多仙人境强者也无法做到的!

    古天机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在于他的修为有多强,而是在于他那神乎其神的占卜之术。

    只可惜。

    这样的人物却英年早逝,死在了长远这样的小人手上。

    “唉!”梦魇叹了一口气,神色似乎是有些感伤。

    “也罢,虽然你死了,但是你的占卜之术终究是要有人来传承。从今日起,就让我梦魇来继承你的占卜之术,发扬你的衣钵吧!”

    说完这句话,只见梦魇突然抬起手,轻轻地按在了墙壁之上。

    一股难以形容的吸力疯狂涌出。

    刹那间,只听得嗡嗡一声轻响,墙壁上的符文突然涌出耀眼光芒。那些原本死气沉沉的符文,就好像突然活了一样,竟是缓缓的蠕动了起来,不断地往梦魇的手掌内游去。

    “这是……”

    见到这一幕,杨尘脸色微沉。

    眸子里也是闪过些许的不悦。

    这个家伙,竟然在吸收古天机留下来的符文?

    “该死的,师傅的遗物也是你能够触碰的?”怒骂了一声,杨尘直接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去。

    他要去云海宗!

    杀了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