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梦魇

再见梦魇

    在麒麟族守卫的带领下,杨山几人很快就是被带到了麒麟族大牢。

    而当他们众人刚一走进大牢的时候,就看到一道身影正躺在牢房里,陷入沉沉的昏迷之中……

    木灵韵!

    “娘?”

    “灵韵!”

    见到这一幕,众人赶紧上前查看情况,他们将木灵韵小心翼翼地搀扶了起来,观察了一阵子之后,才发现对方是因为脱力而昏死过去。

    “宝儿,你娘怎么样了?”

    杨如霜满脸关心的问。

    “没什么大事。”弄清楚母亲并没有什么重伤之后,宝儿松了口气,不过很快,她的眉头就是拧了起来:“但是……母亲体内竟然没有一丝灵力波动了?”

    “我刚才探查了母亲身体的每一寸角落,都没有发现丝毫的灵力存在!”

    “这帮麒麟族的人,到底对母亲做了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宝儿极为愤怒,浑身的气势都是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

    奈何……她的灵力已经被麒麟族给封住了,此刻除了愤怒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

    与此同时。

    谁也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一刻,整个麒麟族所有的高层,都是突然被召集到了麒麟族的大殿之中……一封关于未来麒麟族生死存亡的战书,也是被下达到了每一个麒麟族族人的耳中!

    这一天……

    麒麟族的族长狄炎,突然发动战书,对上古六族同时挑起战争!

    这一天……

    上古六族僵持了几亿年的战局,终于被再次打破!

    这一天……

    无数的麒麟族人都收到了同样一个信息……

    光复麒麟族荣耀!

    ……

    ……

    不知过了多久,木灵韵才是幽幽醒来。

    她脸色苍白,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灵韵,你终于醒了!”

    “母亲,您好点了吗?”

    看到木灵韵醒过来,宝儿等人也是脸色大喜,连忙关心的问道。

    “宝儿?爹?姑姑?你们怎么也在这里?”木灵韵定了定神,当看清楚面前的几人时,她的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愕然之色。

    说着,木灵韵便是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尝试了几次,浑身的酸痛都是让她动弹不得。

    “母亲,您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麒麟族要把我们抓起来?麒麟族的族长和父亲不是好朋友吗?”宝儿搀扶着木灵韵,满脸担忧的问道。

    “是狄炎。”

    木灵韵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捣鬼。”

    “所谓的去血池接受洗礼都是假的,他们利用血池将我的天火仙体给剥离出来,连同我的灵力,也都被他们给抽干了!”

    “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能够让他们如此处心积虑的事情,一定非同一般!”

    随即,木灵韵便是把之前经历的一切,详细的说给了宝儿他们听。

    宝儿一边看着虚弱的母亲,一边听着对方所遭遇的种种,口中顿时愤怒的喊道:“我要杀了他们!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您?”

    “妖神和父亲不是好朋友那?”

    “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吗?朋友之间是这样相处的?”

    宝儿愤怒的声音在整个大牢里面回荡。

    “宝儿?”

    “爹?姑姑?”

    “是你们吗?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就在宝儿他们愤怒,却无可奈何的时候,隔壁的牢房里面却是突然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木灵韵等人都是微微一愣,连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而当众人看到这熟悉的面庞时,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

    “杨尘?”

    木灵韵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小尘?”

    杨山和杨如霜也是惊了一下。

    这隔壁牢房里的人,竟然是杨尘?

    “爹?您怎么在这里?您不应该是在仙役处吗?”看到隔壁牢房的杨尘,宝儿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欣喜之色,喜出望外的说道。

    木灵韵等人也很疑惑。

    他们一行人到这里来,可就是为了救被扣仙役处的杨尘啊!

    怎么对方……比自己等人还快?

    甚至还被抓到了麒麟族的地牢?

    然而,这种疑惑很快便被打破。

    木灵韵看了一眼隔壁牢房和杨尘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后,很快就确定,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丈夫。

    “你不是杨尘!”

    就在宝儿快要走到梦魇身前的时候,木灵韵突然惊呼道:

    “你是梦魇!”

    一声惊呼,瞬间让众人清醒了不少。

    “呵呵,看来你们还记得我啊。”

    被认出的梦魇,并没有太多的失落,依然是满脸笑容的看着宝儿和杨山等人。

    而宝儿也没有太多的失落,毕竟之前梦魇曾经教导过她修行,对她如同亲生父亲一样,所以宝儿依然很热情的和梦魇打着招呼。

    “没想到,我此生竟然还有机会再见到你们,看来老天爷还算待我不薄。”梦魇苦笑了声,说道。

    自从上次被狄炎抓捕之后,梦魇就已经对自己的人生绝望了,甚至他心里都认为,自己这辈子都可能见不到宝儿他们了。

    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也被抓了进来?

    不过庆幸之后,梦魇的脸色就是一瞬间阴沉了下去,他看向木灵韵,呵斥道:“木灵韵,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把宝儿他们带到这里?难道你不知道麒麟族现在的情况吗?还带他们以身涉险?”

    梦魇出发点并没有什么错。

    他毕竟是呀关心宝儿和杨山。

    可这件事闹到如今这个局面,也不能全怪木灵韵,毕竟,她也不知道此时麒麟族内部的情况。

    “在进入这个位面之后,连续发生了太多事情。我也是一时不慎,带着宝儿他们入了虎穴,怪我!”

    被梦魇这么一说,木灵韵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当初在被麒麟族的人要求封闭灵力的时候,她就感觉不对。但是为了早日让杨尘他们从仙役处中出来,她也就强行压下心中的怀疑。

    如今看来,她有太多次机会可以不用造成今天的局面,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爹,这件事不能怪母亲!”

    宝儿回头看着木灵韵虚弱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

    “我们也见过麒麟族那个所谓的妖神,他当初对我们非常客气,还让我们住在麒麟族最豪华的地方!再说了,他还一直说父亲是他的主人,之前多么照顾他什么的,谁能想到他是这种忘恩负义的家伙!”

    提起这些宝儿又是一肚子气。

    听到这些,梦魇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罪木灵韵。对方一个女流之辈,拖家带口的,在这中等位面确实是独木难支。

    梦魇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这个妖神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狄炎了,他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