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入天路

再入天路

    “我就知道你要去麒麟族,所以才会在这拦着你,你应该知道现在六族战端四起,而麒麟族又因为狄炎的实力大增,逐步变成了灵兽三族中最强的一个,你现在去麒麟族寻狄炎的不快,那不是找死吗?”

    浮空道长的语重心长的冲着杨尘说到,他在遇到杨尘之前,就已经听说高等位面中,妖兽上古六族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此时杨尘趁着这个空子去找狄炎的乱子,那绝对是自寻死路。

    “道长,杨尘以前还帮过狄炎,难道说狄炎真就会不念旧情,对杨尘下手?”凌雨瑶满脸疑惑,她还不知道狄炎如今的样子呢。

    “哈哈,你太天真了,狄炎实力大增,未必还会认杨尘这个旧人,更何况他现在是麒麟族族长,背后是一整个族群,杨尘又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呢?”

    浮空道长听到凌雨瑶的话,不禁笑了起来,他看过世间百态,太清楚人心了,如果狄炎真的在乎杨尘,又怎么会把他的妻女囚禁起来呢?

    杨尘此刻脸色有些差劲,狄炎有如今这般成就,也多亏了他,但他现在做出来的这些事情,确实让他失望至极。

    “浮空道长就莫要劝我了,木灵韵在麒麟族生死未卜,我若不去,难道就这样看着他们被困在麒麟族之中下去?”

    “其实在来之前,玄武族一位长老已经给我用衍算之法测了命格,我知道此行凶险,十八卦中唯独一个卦象是好的,但就算麒麟族是刀山火海,我已坚定内心,非去不可!”

    杨尘眼神坚定,只是片刻后,他柔情的看着凌雨瑶,因为凌雨瑶听到她的话不知不觉攥紧了拳头。

    凌雨瑶心里很想跟杨尘一同前去,只是她刚进高等位面,还未能适应这里,就算去了也是杨尘的拖油瓶。

    “哎呀,罢了罢了,我就知道拦不住你,是这丫头非要带着我来找你的,不过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木灵韵他们暂时不会出事的,狄炎现在可没功夫对付他们,你倒不如趁这段时间好好提升一下自己,这样生还的可能才能更大一些。”

    “毕竟你死了,木灵韵他们可就真要一辈子被困在麒麟族的监狱里了。”

    浮空道长不愿意看到他们二人眉目传情,连忙挥了挥手,打断了他们。

    “道长你可有办法帮杨尘?”凌雨瑶心中一动,她知道浮空道长都这样说了,一定是有办法帮杨尘了。

    浮空道长点了点头,这时只见到他轻摇手中的拂尘,接连四卷画卷出现在了浮空道长的面前,浮空道长拿着那画卷冲杨尘挥了挥,说到:“小子,你还记得这个吗?”

    此时在浮空道长面前,四卷画卷缓缓展开,露出了里面别有一番天地的模样,那些画卷像是活过来了一般,里面不时有着美轮美奂的仙境,又不时的仙雾弥漫,看不清楚里面的样子。

    “天路图?”杨尘在见到那些画卷后,眼中闪起一道光芒,他曾经进入过一次天路,当然知道这天路图意味着什么。

    “知道就好,等下你就进去好好修炼吧,没有些成果可别出来丢人。”浮空道长双手叉腰,孩童模样做出这幅神态,竟然显得有些可爱。

    杨尘听到浮空道长的话,足足愣了片刻后才晃过神来,浮空道长竟然想让他再进入这天路之中修炼一番?

    这天路图里的时间流速跟外界不同,在里面待上一年,相当于外界百年千年之久,天路图可以说是修炼圣宝了,能在里面修炼那是无数人的梦想,只是杨尘没想到,浮空道长竟然能再拿出这天路图来。

    天路图毕竟是个圣宝,没动用一次就会损失一丝灵气,珍贵无比,看来浮空道长想让他实力增长,也是下了血本了。

    “那我就在这里多谢浮空道长了,等我修炼出来,救出妻女,定当好生感谢。”

    杨尘也不想多说些矫情的话,这时候微微冲浮空道长拱着手,然后目光看向了凌雨瑶:“瑶瑶,你跟浮空道长在外等着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凌雨瑶冲杨尘点了点头,一个眼神之中也包含了许多情愫。

    天路里也并不是一片安详,里面也有无数危机,如果出现些意外,很有可能再也无法从这天路之中出来。

    里面的凶险杨尘都知道,但现在唯一能让他快速增长实力的,也只有这天路了。

    该说的说完,杨尘便没有再犹豫,一头钻进了那四幅画卷组成的天路之中消失不见,凌雨瑶一直紧盯着杨尘的身影,等他彻底消失在自己面前后,才缓过神来。

    “好了,别看了,杨尘之前进去过一次,这一次他虽心急了些,但也熟悉了天路里的环境,没什么大碍的。”

    浮空道长这时候小手一挥,天路图再次消失,杨尘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外界之人不可知,他们能做的也就是静静等待了。

    当杨尘再次落地的时候,面前已经是一片模糊,周围满是不断涌来的压力。

    感受到这熟悉的压力,杨尘眼神一定,在他的周身出现了一层光膜,将他的身体护住,而那些来自于天路中的压力,也荡然无存。

    天路里时光流逝飞快,而且时刻变化着,想要在这里生存下来,就必须永无止境的行走着,杨尘自从进来之后,就没停下脚步,不停地漫步在这无尽的天路长廊之中。

    随着杨尘在天路之中越走越远,他的修为也在不停地增长着,这速度远是外界的几倍之多。

    但是这种修炼并不容易,杨尘的脸色一直是沉凝着的,因为他要时刻的抵抗着天路之中,因为时间飞逝流速而带来的巨大压力。

    这种压力恐怖异常,万一精神稍有松懈,抵挡不住,就会导致前功尽弃,会被天路中流逝的时间碾的粉碎,又或者是在时间中迷失自我,肉身俱损。

    可杨尘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坚持下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十年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