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入天剑山

再入天剑山

    “这冤魂已经在此地很久了,你刚才见到的那些冤魂多数都是些灵力不高的,但是这个不一样,他身上的气息强盛,算是这片湖泊里的冤魂头头了。”

    看那样子,这船夫老伯应该时常在这片湖泊上游荡,又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这血池之境的人,对妖神所化的冤魂已经极其熟悉了。

    “看来他还真的是狄炎了,只是这里的狄炎,难道才是真正的狄炎吗?”

    木灵韵这时候愣愣的看着妖神所化的冤魂,他好像很害怕老伯,在老伯的注视之下竟然不敢有所动作,只能默默的跟在他们的船后。

    “对了,老伯,你既然说那些冤魂都是灵力不高的,那你就肯定很了解他们了,难道说这些冤魂生前都是麒麟族人吗?”

    木灵韵突然想到了什么,冲着老伯问道,毕竟这血池乃是麒麟族的圣地,木灵韵很是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麒麟族人跑到这血池里化成了冤魂。

    老伯听到木灵韵的疑惑摇了摇头,说到:“血池从来不是麒麟族独有的东西,血池乃是天地灵气孕育而出的特殊之物,只不过现在被麒麟族霸占而已,你刚刚看到的那些冤魂,有些都是麒麟族还未霸占血池之时,就已经存在这片血池之境了。”

    木灵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老伯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自古以来,血池的力量就强大无比,很多人都渴望通过吸收血池的力量而达到蜕变,殊不知想要汲取血池的力量,是需要通过试炼的。”

    “试炼?”木灵韵娥眉一挑,她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没错,那些浑身死气的冤魂,就是在试炼之中迷失自我的,血池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可以通过心的试炼来激发试炼者体内的潜能,但往往这种试炼很多人都难逃本心,最后失去方向,便永远也回不了头了。”

    这老伯好像很喜欢跟木灵韵说话一般,竟然什么事情都解释的详细至极。

    “那妖神也是一样?”木灵韵看向狄炎,她现在已经能猜到在狄炎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了。

    “嗯,很遗憾,你这个朋友并没有通过心的试炼,这才导致他变成了这幅样子。”

    老伯放下了手中的船桨,这小船竟然也能够不停地飘荡在这湖泊之上,只是速度慢了一些。

    木灵韵这时陷入了沉寂,原来狄炎当初对她做出那些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她想来也是因为在血池中修炼,导致未能通过心的试炼,最后迷失了自我,变成了另一个狄炎。

    那这个在她面前的妖神的冤魂,难道就是真正的狄炎?木灵韵看了一眼船尾,狄炎果然还跟着他们,知道了真相的木灵韵忽然发现自己心里已经再也生不起狄炎的气了。

    “老伯,那你知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补救?难道说他只能一直这样下去吗?”

    木灵韵知道,可能只有当这个狄炎回到了外面那个狄炎的身上,狄炎才能彻底的恢复过来。

    但是老伯听到木灵韵的话却摇了摇头:“补救之法是不存在的,这些试炼者未能通过试炼,就相当于是把自己的心给舍弃了,这些冤魂本质上都是那些试炼者未能带走的心。”

    片刻后,老伯似是觉得自己说的不太准确,又说道:“如果试炼者能够回心转意,再次来到血池之境中通过试炼,还是能带走自己的心的,只是这种情况少之又少,我在这血池里无尽岁月也没见到过一个成功的。”

    老伯默默的看着木灵韵,当后者听到这老伯也无能为力之后,脸上不免露出了一丝失望,

    木灵韵叹了口气,她本以为能把狄炎的灵魂带走,也就能帮狄炎恢复正常了,但是事情根本就不想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好了女娃娃,你的目的地到了。”

    就在木灵韵思索着的时候,突然间老伯用声音打断了她,木灵韵回过身来,看着自己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岸边,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多谢老伯。”不过木灵韵也没有多想,就要下船上岸,她想着也许下了岸,就能离开这什么鬼血池之境了。

    但是就在她要动身的时候,老伯的声音却从后方传来。

    “如果你下了岸,就意味着你接受了血池的试炼,皆是试炼就会开始,如果你也失败了,会落得跟他们一样的下场。”

    老伯的话让木灵韵身体一僵,她本以为下了岸就能走了,谁知道下了岸之后竟然要开始试炼?

    “还有,你如果不接受试炼的话,也没有再出去的可能了,所以该怎么选择,还是看你。”

    木灵韵听后眼神微变,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想试炼还不行,这不就是逼迫她去试炼吗?一时间木灵韵进退两难。

    本来试炼是一件好事,试炼通过了就意味着实力的提升,但是木灵韵一想到之前湖泊里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冤魂,她就感觉这试炼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

    可不管怎么说,木灵韵被老伯送到了这里,她都没有再选择的余地,九死一生能不能生还,那就得看她自己了。

    最后木灵韵毅然决然的走下了小船,来到了岸边,与此同时,那老伯竟然也跟了下来,走在了木灵韵的身前。

    “跟紧我了,我带你去试炼之地。”老伯没有回头,只是出了声。

    木灵韵听到后也不敢怠慢,跟在老伯的身后,走了没多久,老伯忽然停下了脚步,身后的木灵韵差点撞到了他的身上。

    “前面就是试炼之地,也叫天剑山,我无法跟着一同前去,你只能自己一个人过去进行试炼,我也就送你到这里了。”

    老伯佝偻着身体,脸上又是浮现出笑意,木灵韵顺着他所说的地方看去,果然在面前有着巨大的山峦,一眼望去气势恢宏,而且离得近了,木灵韵隐约间还能听到这天剑山上传来的些许妖兽争鸣,更是为这天剑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