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的试炼

恶的试炼

    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前一秒活生生的人就变成了一地枯骨,她悲痛欲绝,眼中竟然流下了血泪,那些死去的人不是别人,那是她怀胎十月一个个生下的孩子,每一个都是她的命根。

    老妇人的年龄大了,也是一介凡人,年迈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住这般大悲大落的转变,她突然间瘫倒在地,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最后气郁而亡

    最让人忍受不了的就是那老妇人临死之前,都未能闭上眼睛,那双睁着的略显浑浊的眼睛中有着浓浓的不解和悲愤。

    当木灵韵见到最后那个老妇人活生生悲痛而死之后,眼眶就已经湿润了下来,那光幕之中的画面实在是真实的可怕,就像是亲眼发生在她的面前一般,甚至连同细节她都能真实的感觉到。

    而木灵韵就好像是被那种悲痛的氛围感染了一般,无法从其中走出来,她愣愣的看着那光幕之中已经了无生机的老妇还有那满地的枯骨,一时间心中五味陈杂。

    她修炼得道,基本上已经摆脱俗世,生老病死对于木灵韵来说是不太可能出现的,除非是劫难当头,命格变动,才有可能身亡。

    可她刚才看到的那个老妇人只是凡人,身上一丝灵力都没有,她本该幸福的过完自己的一声,最终老去,可谁也没想到最后竟然落成了这般下场。

    “为什么.为什么老妇人的儿女都死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片刻后,光幕散去,木灵韵的双眸中还有着一丝不解,她突然看向了自己身后的那位山使老者,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老者给自己看的,或许也只有他能回答自己的问题。

    “你想知道这一切的原因?”

    山使看着木灵韵眼眶中的泪水,嘴角不经意间扯动了一下,但木灵韵却没有发现,只是听到了老者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

    “呵呵,我给你看这些东西,是因为一切的根源都在你这里,那老妇人一家就是被你害死的!”

    突然间,山使老者的脸色一肃,眼神冷了下来,语气都变得生硬了许多,天剑山甚至都震颤了几下。

    听到他的话,木灵韵满是疑惑:“被我害死的?”

    “是,你刚刚所进行的那一关乃是恶,就是必须要作恶才能通关,何为作恶?你之前在灵那一关吸收的灵力全都是这些凡人提供的,难道你没发现你先前敲击灵鼓的时候一共有七团能量出现吗?正好对应这死去的七个凡人。”

    老者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没有任何的改变,好像这七个人的死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在跟木灵韵叙述事实而已。

    可木灵韵可不这样觉得,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木灵韵的脸色大变,她根本没想到事情的原因竟然是这样的。

    “我不知道啊,我如果知道的话,定然不会去吸收那鼓上出现的灵力!”

    木灵韵幽幽的叹了口气,原来她才是害人的凶手,这让她原本稍微缓和一些的心情更糟糕了。

    “不知道山使有没有办法将我刚刚吸收的灵力归还给他们,让他们再次活过来,我不愿意见到那老妇悲痛而死,也不愿意见到原本幸福的一家因我而拆散。”

    木灵韵这时候突然微微冲老者躬起了身,如果刚刚因为她而死的那些人不能复活,对于她而言,那将是一生都难以磨灭的痛苦记忆。

    “其实你也不必将这些事情都放在心上,你是紫府神仙,而他们只是凡人,他们的力量化成了你的修为,对于他们来说那是至高的荣耀,几个凡人的性命,不提也罢。”

    老者突然笑了起来,听起来像是在安慰木灵韵一般,而这时候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冲木灵韵说到:“恶这一关你还没通过呢,小女娃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如果想要通过恶的试炼,你还要再继续杀七个人才可以。”

    “还要再杀人?如果要靠杀人才能通过这一关,那我宁愿永远也通过不了试炼!”

    这下木灵韵急眼了,她轻蹙眉头,声音也变得急切了起来。

    “你可真要想好了,你可知道如果通过不了试炼会是怎么样一个下场吗?你看看那里。”

    老者眼睛微眯,手中的拐杖突然指向了天剑山的另一个方向,在那里有着一地的枯骨,看上去极为的吓人。

    “这些都是没通过试炼的人,他们的肉身成了枯骨,灵魂变成了血池之境的恶魂,你确定想好了吗?”

    老者的声音沉重了起来,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看到那些枯骨之后,再联想起来之前那片湖泊里的冤魂,木灵韵知道老者没有骗自己,这些应该都是真的,一想到这,木灵韵的脸色就变了变。

    谁也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木灵韵还有宝儿,还有杨尘,她还有牵挂,如果有可能,她定然不会就这样放弃。

    可她是一个母亲,她能够体会到失去自己孩子的痛苦,木灵韵不愿意看到因为自己导致一个家庭的破败,这对于她的道心来说也是污点啊。

    “几个凡人的性命就能换来强大的实力,这种好事可是极为难得的。”老者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这一次对于木灵韵来说却充满了诱惑。

    确实对于他们这些修为高深的神仙来说,凡人的性命如同蝼蚁一般,可当木灵韵见证了那老妇极致的悲痛之后,心就像是被感染了一样,那种悲痛的感觉一直挥散不去。

    或许她没了肉身,还能再修炼,灵魂变成冤魂,也能存活下来,一旦杨尘发现事情不对,也能来救她。

    她还有希望,但是那个老妇人,她还有吗?

    一想到这里,木灵韵的心突然坚定了下来:“我愿意放弃试炼,山使我知道你一定有能力把我的灵力归还出去,我想好了。”

    看到木灵韵那灵动的双眸中出现的一抹执拗,老者突然笑了,笑的格外的爽朗,他看着木灵韵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