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关

出关

    “没想到你的道心竟然如此的纯澈,竟然为了那些不值一提的凡人愿意放弃自己的灵力,恭喜你小女娃,善与恶的两关你都通过了。”

    老者一改刚才的严肃脸色,这时候竟然变得温和了许多,看着木灵韵的眼神中也带着赞赏。

    倒是木灵韵,听到老者的话直接愣住了,片刻后她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原来这一切都是试炼啊。

    “那那些村庄的人是真的死了吗?”木灵韵第一个在乎的并不是自己通没通过试炼,而是关心那些村民。

    老者冲她点了点头,这时候手中的拐杖再次点地,之前的光幕又一次的出现在了木灵韵的面前,只是这一次里面的画面跟刚才截然不同。

    那些本来死去的村民还有老妇竟然又活了过来,又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死过,一家人还是跟之前那般和乐。

    到这时候木灵韵才明白,原来她刚才看到的那些都是假象,是老者用灵力虚构的一个幻境,为的就是迷惑她,只是见到这一切都是假的,木灵韵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山使,我还有一事相问,那些枯骨是真的吗啊?”

    木灵韵指了指天剑山顶一旁堆积如山的枯骨,她知道血池之境里有许多冤魂,那这些枯骨总不能是假的吧,难道说没通过试炼真的会肉身化为虚无?

    “没错,这些都是没通过试炼的人,他们大多数人都折在了善与恶这两关,对于他们来说,凡人的性命如同草芥,根本比不上实力重要,所以他们都选择了后者,只是他们不知吸收而来的那些灵力是真的,却因为他们不能在善恶之间抉择而导致自己偏向了恶的一边,那些灵力都带有怨气,以至于最后化为了满地的枯骨啊。”

    老者伸出手摩挲着自己的胡须,眼中露出一丝感慨:“天剑山的六个试炼唯独善与恶是最为虚幻的,很多人善恶都在一念之间,可倾向了谁便再也无法改变,许多修道的人他们不在乎善恶,但却最终都死于善恶。”

    木灵韵这时轻轻点着头,老者的话好像对她颇有启示,木灵韵好像在这一瞬间顿悟了什么一样,干脆直接盘坐在了地上,开始修炼。

    借着这天剑山上的灵气,绝对是一个绝佳的修炼机会,木灵韵没有放过这次机会,甚至都来不及跟那老者多说几句话。

    索性那老者也不在乎这些,看到木灵韵入定,老者的眸子里露出一丝光亮,自言自语的说到:“小女娃,最难的还是那最后一关心的试炼,只希望你能保持本心吧。”

    老者的话处于修炼中的木灵韵当然听不真切,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老者的身体化成一缕青烟,也消失在了这山顶之上。

    此地只有木灵韵一人,还有那六面奇形怪状的大鼓,谁知道木灵韵这一修炼就是好几天,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的气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这就是紫府神仙中期的力量吗?果然比之前强大了许多。”

    木灵韵赞叹一声,这几天的修炼没有白费,仗着天剑山灵力之浓郁,她竟然直接突破了。

    只是眼下还有两关没有通过,转念间木灵韵也没有松懈,拿出了鼓槌敲击在了最后那两面鼓上。

    几个时辰之后,木灵韵的眼神里有着些许的疑惑,因为就在刚才,那个山使的声音突然出现,告诉她,她已经通过了最后的两关试炼,可以离开天剑山了。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只是木灵韵却觉得那最后两关未免有些太简单了一些吧?智之试炼那一关她仅仅在一处幻境之中溜达了一圈就出来了,至于那心之试炼也只是让木灵韵用心领悟一个武技而已。

    之前的试炼那么困难,到最后的试炼竟然这般简单?木灵韵都觉得有些奇怪了。

    只是她仔细想想,或许很多人都被困在了善与恶这两个试炼之中,后面的试炼简单倒也算是情有可原。

    而且通过试炼之后,木灵韵发现自己原本已经快要断绝的生命力果然获得了提升,身子也变得不再那般脆弱了,就算离开了血池,也能坚持许久的时间。

    这对于木灵韵来说倒是一个十分的好消息。

    既然通过了试炼,木灵韵就没有再多想什么,顺顺利利的从天剑山下来,再次来到了那血池之境中,根据山使老者所说,她要想离开天剑山,必须再从那船夫老伯那边离开。

    幸好,那老伯并没有离开,好像一直都在那里等候着,木灵韵见到那熟悉的老伯后直接走了上去,告诉了老伯自己通过试炼的好消息。

    老伯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脸上好像没有什么过多讶异的情绪,显得平平常常的,还叫木灵韵快些上船,他等会还要去载别人呢。

    木灵韵上了船之后才发现那个老伯是按照原路带她返回,路上木灵韵有些疑惑了:“老伯,既然那边是试炼的出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的时候就带我回去呢?”

    “来到这里的都是想要试炼的,我当然以为你是要去试炼的啊。”

    老伯想都没想就冲木灵韵解释着,她仔细一想倒也是这样,而且不通过天剑山的试炼,她的生命力也得不到稳固,说起来倒也算是机缘巧合。

    不过原路返还,当然还是会路过那片冤魂之地,而且不出意外的,木灵韵再次看到了狄炎的冤魂。

    “从试炼出来后,我的心境发生了不小的改变,老伯,我想带走妖神的冤魂可以吗?”

    木灵韵这时候突然看向湖中的狄炎,她仔细想来,狄炎对她那样做,或许根本就不是本意呢?狄炎可是杨尘最好的兄弟,如果能带狄炎出去,那杨尘一定会很开心。

    只是听到他的话,老伯的脸色却是猛然间变化了:“小女娃,万万不可!这里的冤魂都是触摸不得的,更何况你还要带他出去,你要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沾染上冤魂的死气你是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