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灵韵的疑惑

木灵韵的疑惑

    木灵韵刚刚一到血池跟前,就感受到了这血池散发出的强大气息。

    仅仅是站在远处感受到这股气息,她就知道……如果能进去浸泡一番的话对于自己的实力提升绝对是有极大好处的。

    环顾四周,木灵韵看到了众多麒麟族的高层也都在这里,这让木灵韵的心中稍稍有些疑惑。

    不过,当她看到血池等待着自己的妖神时,木灵韵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木灵韵,见过妖神大人。”

    “呵呵,快快请起。”狄炎微微一笑,连忙将对方搀扶了起来,说道:“抱歉,未曾提前通知你,就将你接了过来,你不会怪老夫的莽撞吧?”

    “妖神大人太言重了。”木灵韵连忙说道:“不过……我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说着,木灵韵就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血池,苦笑道:“妖神大人,我毕竟不是麒麟一族的人,血池只有麒麟族的人才能够进入,我一个外人进去了恐怕有些不合规矩。所以,大人的心意我领了,至于进入血池修行……我想还是算了吧。”

    面对木灵韵的拒绝,狄炎稍稍愣了一秒,他没想到有人能站在血池跟前拒绝去拒绝自己。毕竟血池强大的能量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存在。

    “木姑娘,您是主人的妻子,而主人对老奴恩重如山!不仅仅是我,就是整个麒麟族都受到过主人的恩典,区区血池修行,又哪里抵得上主人对我们的恩情?”

    说着,狄炎就看着四周的麒麟族众人,大声问道:“各位,老夫要让木小姐进入血池,尔等可有异议?”

    话音刚落,一片寂静。

    大家面面相觑,只见几个人长老连忙开口说道:

    “当然不介意!”

    “这点小事,哪里抵得上当初杨先生对我们麒麟族的恩典!”

    “杨先生对麒麟族恩情如泰山一般,这份恩情,就算是我等把整座血池送给他,都报答不了的!”

    在几位长老的带领下,周围的麒麟族人们也是纷纷说道。

    ….…

    ……

    而听到这些话,木灵韵的心里才是稍稍宽慰一些。

    狄炎连忙笑道:“木姑娘,大家都很希望你能够进入血池呢,这回,你不用再犹豫了吧?”

    听到这话,木灵韵苦笑了声。

    得到大家的一致支持,她的心里确实是松了口气,可依然还有一丝顾虑。

    “妖神大人,我……”

    听到这里,狄炎伸手打断了木灵韵的话。

    他走到高台前,看着八方。

    “木姑娘,你可知道,我们麒麟族本是非常兴盛的一个大族,可如今,我们一直在走下坡路。”

    “如果不是有主人的帮助,或许我们麒麟族不久之后,就会被其他的上古种族给消灭。”

    狄炎的话一出,在场所有的麒麟族人,都纷纷底下头来,眼中流露出悲哀之色。

    “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麒麟族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吗?”

    “就是因为,我们太过于墨守成规,亿万年以来血池只能被族长使用,导致我们麒麟族的高层次人才凋零!这才导致我们麒麟族不断落后!”

    “所以,老夫早就把血池的规矩改变了!”

    “如今,能够使用血池的已经不仅仅是族长一人!他不是族长的私人物品,他是属于整个麒麟族的,只要是我们麒麟族的有志之士,都可以使用血池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从我上任族长到现在,已经有很多麒麟族的弟子进入血池进行修行了,所以木姑娘你不要有太多的负担。现在我是麒麟族的族长,我的话……就是这里的规矩!”

    听着狄炎的话,木灵韵逐渐由最初的拒绝变的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狄炎竟然有如此魄力,舍得将这种极为稀缺的资源让出来让大家共同享用。

    不过最后……

    木灵韵理解了,也释怀了。

    她笑了笑,说道:“妖神大人,您的胸怀,我真是钦佩万分!”

    狄炎看到木灵韵已经放下所有戒心,大手一挥说道:“这些都是主人教给我的,现在,木姑娘可以进入血池了!”

    听到这话,木灵韵终于是放下了所有戒心,她抬起脚,朝着血池的方向走了过去。

    只是,在她走向血池的时候,几个麒麟族的长老也是随之走到了血池的四周。

    站在高台上的狄炎,看着木灵韵一步一步走向血池,他的双目紧紧盯着木灵韵的后背,生怕再出什么幺蛾子!

    而看到这几位长老紧紧跟随,木灵韵又是一阵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从她进入麒麟族的时候就开始有的,中间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

    “妖神大人,不知这几位长老在这里是什么用意?”

    看到木灵韵止步,妖神的心里又是一阵恼怒。

    不过,他还是强笑道:“木姑娘,你对我们麒麟族的血池有所不知,我们的血池力量霸道无比,就算是我们麒麟族的人进去也很有可能会受到反噬。”

    “所以,为了确保安全,而且让血池发挥出最大的效力,我才特意吩咐这几位长老过来协助你的。”

    看到木灵韵还在犹豫,妖神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悲哀的说道:

    “木姑娘,我跟随主人不知多少岁月!如今如果小姐不信任我的话,大可以离开这里,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不过,这是血池的最后一个名额了,恐怕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很难再等到下次机会了!”

    听到这话,木灵韵的心里也是有些忐忑。

    妖神和杨尘毕竟是生死之交,对方确实是不太可能伤害自己。而如今,对方苦口婆心地希望自己能够使用血池提升实力,这也是为了她好,自己确实不应该辜负对方的心意。

    想到这里,木灵韵咬了咬牙,决定不再犹豫。

    “不好意思,妖神大人,是我多虑了,还请您不要往心里去!”

    “我决定了,浸泡血池!”

    “好!”

    听到这话,狄炎欣慰的点了点头。

    随后,只见他右手一挥,几个妙曼的麒麟族女人便是走了出来,几人的手里还捧着一个两米高的屏风。

    “木姑娘,这屏风乃是由亿年铅石所铸,任何人的神识都无法窥探到里面的情景!”

    “自然……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偷看您的身子。”

    狄炎微微一笑,说道。

    不得不说,他的准备还是极为充分的。

    不仅准备了高大的屏风,而且还派了一群麒麟族的女子站在屏风外面守候着。

    至于周围的那些麒麟族人,都早已经被狄炎轰走了,仅仅只留下了几个守护木灵韵的长老。

    而这些长老,自然也是站在屏风之外。

    看到狄炎的所作所为,木灵韵心中仅有的疑惑,也是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她深吸一口气,便是抬起脚,直接向着血池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