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对峙

狄炎跟浮空道长二人在麒麟族如今的驻扎地游荡了一圈,之后二人停步,浮空道长瞥向狄炎说到:“看来你那心魔还真的不再麒麟族里,现在已经到这里了,你有想法了吗?”

    这一路上狄炎都心事重重的,浮空道长知道,他心里一定想好了办法,那至于到底应该怎么阻止这场战争,还是要看他怎么选择了。

    狄炎听到浮空道长的话,脸色一顿,狄炎思索了片刻,然后冲着浮空道长说到:“我想直接当着那心魔的面说清楚,大不了跟他打上一架,我也要把这麒麟族族长的位置给抢回来,有了族长的位置,我便能动用自己的力量去影响战局。”

    “不错,眼下确实应该这么做,刚才外面的侍卫说那心魔正在跟玄武凤凰两族族长在召开战略会议,这可是个不错的机会,我们现在就动身前去吧。”

    浮空道长点了点头,有些赞赏的看着狄炎,正如他说的,现在只有把族长一位抢到手才能进行接下来的举动。

    半个时辰后,浮空道长和狄炎现身在无尽山脉的西边,这里是灵兽三族族长召开会议的地方,也是无尽山脉最为安静的一隅了。

    “哈哈哈,凤凰族这次进攻虽然失败了,损失也不小,但却挫了九尾狐族的威风,现在穷奇族和吞天族都不敢轻举妄动了,我们只要再一鼓作气,定能将他们彻底灭了!”

    此时,心魔狄炎和古擎天还有凤双笙共同坐在一起,面前是一个小石桌,上面摆满了酒菜,心魔狄炎的心情好像还不错,这时举起一壶烈酒,当头一饮而尽,爽笑出了声。

    “呵,狄炎,你也别笑的太早,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只是相对于他的喜悦,凤双笙的脸上却是寒霜密布,她冷哼一声,态度僵硬。

    这一次袭击九尾狐族,他们凤凰族的长老受了重伤不说,光是族人都死了不少,要知道他们族内培养一个能修炼涅盘之术的凤凰到底有多困难吗?此番一战,起码半数的凤凰族几年内都无法再使用涅盘之术,毕竟涅盘是神术,不能肆意使用,有违天道,更不谈那些死在战场上的,数都数不尽。

    听到凤双笙的话,狄炎眉头一动,他知道凤凰一族对于这次的安排极为的不愿,但是为了大局着想,他必须要这么做。

    九尾狐族是邪神三族里最为神秘的一族,几亿年来他们从来不问世事,跟穷奇和吞天两族更是相处融洽,如果六族即将开展最后决战,狄炎必须知道九尾狐族的真正实力才行。

    而且他们还善于运用灵魂之力,这是最为神秘而又多变的力量了,狄炎可不愿意冒着灵兽三族覆灭的危险,所以只能派遣一族去探探九尾狐族的底。

    只是玄武族不温不热,很难跟九尾狐族打起来,而麒麟族如今又要留着实力养精蓄锐,就只剩下凤凰族能担起这个重任了。

    “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办到!”狄炎轻笑,他已经答应给凤凰族补偿了,最起码百年内,麒麟族都会将一半的修炼资源送到凤凰族。

    看到狄炎这样说,凤双笙的脸色才稍微好转一些,现在六族之战已经开始,她也没必要把三族关系搞得这么紧张,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加大兵力了,前线那边.”古擎天这时候也喝了一口酒,冲着狄炎说到。

    “嗯,麒麟族这边已经做好准备了,过几天我们就动身。”狄炎沉声说到,如今前线吃紧,也只能他们麒麟族的人先顶上去了。

    说完,狄炎还想要再举起酒壶跟两位族长爽快的喝上一阵,但是就在这时候,忽然此地刮起怪风,周围树木剧烈的摇晃着,两道强盛的气息瞬间出现在他们身后,狄炎似是感受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变化了起来。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灵兽三族族长会晤之地!”

    两个麒麟族人拦住了来到此地的浮空道长还有妖神,态度严肃,不过片刻后,他们的脸上就满是吃惊之色,因为他们赫然看到,里面有一个人竟然长得跟他们族长一般无二。

    而且不光是长相,就连身上的气息也跟狄炎一模一样,两个人就像是个双胞胎一样,一时间竟然让他们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族长。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族长?”

    “不可能吧?一定有一个是假的!”

    在这个地方还有许多的麒麟族人,他们此时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纷纷揉着眼睛,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揉搓,眼前还是有着两个狄炎。

    “呵呵,认不出来?我才是你们真正的族长!”妖神冷哼,身上属于麒麟族上位者的气息顿时爆发了出来,一时间竟然震慑的他们有一种想要匍匐在地上的举动。

    同样感受到他的威势的还有古擎天和凤双笙,他们二人也满脸的错愕,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狄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凤双笙皱着眉头,问着身旁的心魔妖神,眼下是六族之战的关键时候,他们可没什么心思搞什么娱乐活动。

    “从哪冒出来的妖孽?竟然敢扮成本座的模样,难道你不怕我把你那层皮扒下来?”心魔狄炎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妖神到底是谁,只是他的眼底深处也有着浓浓的惊讶,显然是没料到妖神能够再次从血池之境之中出来的,他甚至以为妖神的魂魄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但显然事与愿违,他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甚至如今真正的妖神就站在他的面前。

    “哦?你到还真是会恶人先告状,我当了麒麟族几百年的族长,你还真以为你能有着跟我一样的模样,就能撼动的了我的位置了?”

    妖神眸中闪过一道厉色,言语间满是威严,一旁的麒麟族人听到后都是浑身一震,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们震惊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