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重重

九尾狐族的男子们手持长枪,当着净心大帝的面,竟然开始挥舞着手中的长枪,顿时间阵阵劲风声呼啸在大殿之中,杨尘看着这一幕,心中满是震撼。

    此时起码有近百位九尾狐族人在此时舞枪,这番场景杨尘是闻所未闻,难道说这就是九尾狐族拜服这净心大帝的仪式?

    突然间杨尘好像想到了什么,他记得之前有个九尾狐族的长老跟他提起过,当初净心大帝帮助他们九尾狐族的时候,好像留下了一个什么样的武技绝学,难不成此时这些九尾狐族的男子就是施展了那个绝学?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杨尘便静心观察了起来,他发现每一个九尾狐族的男子在舞动长枪的时候,眼神中都闪着熠熠的神光,就算实力不是怎样出众的九尾狐,在这一刻竟然也爆发出了极为强盛的气息。

    “这枪法当真是强悍,无论从灵力的调动还是防守都孑然一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才领悟出来的枪法啊。”

    木灵韵就在杨尘的身边,她看着眼前这壮阔的一幕也不禁有些感叹,他们本以为今天跟凤凰族决斗都已经是九尾狐族的极限了,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应该还有底牌没有拿出来。

    就这枪法一旦被用出来,就算凤凰族有着涅盘之术,也恐怕招架不了九尾狐族这般强悍,甚至杨尘和木灵韵这时候发现,这奇妙枪法竟然让一同使用出来的九尾狐族之间还产生了某种联系。

    因为震撼,木灵韵和杨尘已经合不上嘴了,他们只能楞在那里看着九尾狐们的一举一动,观摩的时间越长,他们心中就越是惊诧。

    忽然间,九尾狐族人挥舞长枪的动作变得缓慢了起来,但劲风依然呼啸,只是在他们的脸上却出现了悲戚、喜悦、孤傲、各种各样的情绪出现在他们身上。

    “杨尘你快看,为什么这时候我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情绪的波动”

    就在这时,木灵韵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好像是受到了某种影响一般,与此同时,杨尘也是一样,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悲戚,足足片刻后,杨尘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原来也受到影响了。

    “这枪法果然了不得,我的灵魂经过天路的洗礼已经变得坚不可摧,一般人根本没办法带动我的情绪,但这些九尾狐们,却能依靠这枪法的变化来改变别人的情绪有点可怕.”

    杨尘这时候啧啧赞叹着,本来九尾狐族就精通灵魂之力,当他们将灵魂之力运用于这奇妙的枪法之上时,就会引起这般变化。

    看到杨尘和木灵韵的情绪似乎受到了影响,这时候白辰山上前一步,大手一挥,一种透明的屏障好像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帮他们隔绝掉了能干扰他们情绪变化的力量。

    “你们如果持续被这种情绪影响,会伤及灵魂根基的。”

    白辰山解释着,他这样做是为了杨尘和木灵韵好,眼前这两个人对于九尾狐族有莫大的帮助,白辰山当然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出事。

    杨尘点了点头,经过此事,他对于九尾狐族的印象又是有了改观。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九尾狐族人才停手,他们傲立于大殿之上,眼中的熠熠光彩才慢慢褪去,杨尘此时看着他们手中的长枪,这才想起来在哪里见到过这种长枪。

    “怪不得觉得熟悉,那些长枪完全是按照净心大帝那把净心枪的模子刻出来啊。”

    杨尘轻声呢喃着,心里了然,更是断定了这九尾狐族跟那净心大帝牵扯不断的关系。

    拜服结束,大殿之中的九尾狐族人也渐渐退下,看着他们离开,杨尘和木灵韵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白长老请留步,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你。”就在白辰山也要离开的时候,杨尘忽然叫住了他。

    “嗯?怎么了?”白辰山疑惑的看着杨尘,不知道他想问自己些什么。

    “白长老,我有些好奇那雕塑上的雕刻的人是谁,他跟我一位故友很像,所以想了解了解。”杨尘微微拱手,之前那些九尾狐族的长老们说的太过驳杂,杨尘到现在都没能了解这净心大帝到底帮了他们九尾狐族些什么,与其这样疑惑下去,倒不如问白辰山更直接些。

    这白辰山起码修行了几亿万年,肯定是九尾狐族的元老级人物了,相信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听到杨尘的话,白辰山的眼中闪过一丝回忆,片刻后他轻声对杨尘说到:“那位是我们狐族有史以来的第一大恩人,想当初几亿万年钱,我们九尾狐族的圣女被派遣去异位面执行任务,遭到了那个位面的人侮辱,正巧这位大人路过,不但出手救了我们那位圣女,还带着她回来。”

    “不光是这样,那时候我们九尾狐族并不强大,身上的神兽之力还未觉醒,因为族中女子个个倾国倾城,还常常受到其他一些妖族的欺凌,而那时那位大人从天而降,不禁帮我们解决了外面的妖族,还教会我们如何觉醒神兽之力,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我们如今的九尾狐族,所以我们才走到哪里都要建立神殿来拜服他,也是为了给这位大人提供些微弱的气运之力。”

    白辰山将所发生之事娓娓道来,杨尘听到后双目中却满是震惊之色。

    “白长老你确定你没记错时间吗?几亿万年前才有那位大人的出现?”杨尘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没错啊,那时候我正是个孩童,我是不会记错的,怎么了?”白辰山肯定的说到。

    “哦,没怎么,我只是有些惊讶狐族的历史。”杨尘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白辰山见杨尘有些怪怪的,倒也没多问什么,毕竟现在杨尘是他们九尾狐族的贵客,白辰山随后离开了。

    杨尘此时才渐渐回过神来,他看着木灵韵,轻声说道:“我记得净心大帝的年龄跟我差不多,几亿万年前我还没出生呢,他又怎会出现在狐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