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族分歧

“是啊,那些人族平日里看上去对咱们和和气气的,但那是因为忌惮我们妖族的实力,一旦我们不如他们了,那些丑恶嘴脸的家伙还不得把我们一锅端了?”

    “怪不得他们之前还提醒我们要把战争控制在圣地之中,看那样子是为了方便观察我们的战况!可还真是阴险啊!”

    这些麒麟族的将领们的脸上都出现了羞愧,他们迷迷糊糊的就跟着心魔狄炎上了战场,打了仗之后更是一心一意的扑在怎么把邪神三族收拾干净上面,根本就忘记了去思考更多的事情。

    看到浮空道长的话起到了这么大的作用,妖神不免感激的看向了他,或许对于浮空道长来说,无论是妖族自相残杀,又或者是人族坐收渔翁之利,都对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浮空道长这般强大的境界,已经凌驾于绝大多数的红尘牵挂了,但是他没有置身之外选择帮助他,那纯粹就是因为渴望天下太平了。

    “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听信这个小人的谗言,我们如果现在终止战争,尽力挽回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妖神看向他那些将领们,内心诚恳的说到。

    不得不说,身为妖神,他有着统领万军的气魄,也有着能够说服于人的本事,那些将领们的眼眸中都浮现了一抹清澈,看那样子应该是想通了。

    但是就在这时,心魔狄炎却眼神阴鸷的看向了他,冷笑着说到:“呵呵,你说的倒是轻巧,那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能把战争终止呢?”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麒麟族退出战争就会起到作用吧?我告诉你!就算灵兽三族都不参与战争,那邪神三族还是会杀光你们所有人!别妄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

    “还记得邪神三族之前杀了多少我们的族人吗?那些都是血债!他们必须血偿!”

    心魔狄炎的身上有着深深的戾气,他满是恨意的看着妖神,若不是现在那浮空道长在他的身旁,心魔狄炎早就一刀解决掉他,倒也用不到这么麻烦的解释这些东西了。

    “只有我们杀光他们所有人,我们才能换来和平,甚至我们还能拥有强大的血脉,等我们休养生息好了,就连人族,也迟早会被我们妖族的铁蹄践踏,寸草不生!哈哈哈哈!”

    心魔狄炎的眼眸中有着疯狂之色,他跟妖神还真的像是对立的两面,一个近乎偏执的疯狂,一个却心思缜密,做事有规律。

    “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分辨出哪个才是真正的狄炎了?”就在这时,一直在默默观察他们麒麟族内斗的凤双笙冲着古擎天小声说道。

    “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金麒麟还真的不像是曾经的妖神,看来我们这段时间的决策是有些问题的。”

    古擎天沉声说到,以他的眼界,当然能够分辨出哪个是真的麒麟族族长,他虽然不知道在妖神消失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当初他们受到这个金麒麟的挑拨,估计也是他早些计划好的。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战争开始,覆水难收,麒麟族依旧是灵兽三族最为强大的一族,这场战斗到底应该如何去打,该怎么办也应该是麒麟族去想,他跟凤凰族也只能起到决策的作用。

    “杀光邪神三族当然换来不了和平,你杀光了他们,也依旧会有邪神种族出现,你别忘了,这是天道的抉择,并不是你一人能说的算的!”

    “难道说你想要妖族一直这样永无休止的斗争下去吗?”

    妖神怒挥衣袖,这心魔狄炎就是太过急躁,甚至自视甚高,妖族的气运摆在那里,如果他没有办法彻底断了邪神三族的气运,但凡是有一丝气运还存在,那邪神三族就会跟野草一样,吹又生的。

    一时间妖神和心魔狄炎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浮空道长的眼睛微微眯着,手中的拂尘渐渐握紧,如果心魔狄炎要动手的话,他肯定是不会让他这般放肆的。

    就在这时,凤双笙和古擎天二人对视一眼,他们两个好像在刚才达成了某种共识一样,这时候只见古擎天站了出来,冲着对峙着的真假狄炎说到。

    “这本事你们麒麟族的内务事,我跟凤凰族是管不到的,但是我想让你们知道,战争如今还在继续,你们在这里内斗,如果让邪神三族知道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到时候若是因为你们二人,让灵兽三族出现了变故,我们玄武和凤凰两族,定然不会饶恕你们麒麟族!”

    古擎天眼中有着隐晦的神光,他是明智的,知道站出来警告麒麟族,这番话也同样意味着他要和凤凰族一起把事情甩干净了,他们不会去管。

    “还有你们最好尽快的选出一个族长来,到时候我们三族再一同商讨接下来的对策,我们可不想每次召开会议的时候都是这幅场景”

    凤双笙掐着自己的蛮腰,神色冷漠,她跟古擎天这是在一唱一和,势必要给麒麟族些压力才行的。

    听到他们二人的话,妖神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轻轻点了点头,这些事情确实是他麒麟族的家务事,惊扰到麒麟族和凤凰族也是不对的。

    而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古擎天便跟着凤双笙带着凤凰族和玄武族的人一同离开了此地,慢慢的这里就只剩下了麒麟族的人。

    如今三族明显是出现了分歧,只是这种分歧对于麒麟族来说是不利的,玄武族和凤凰族置身事外,他们两族很有可能联合起来串通一气,如果麒麟族被孤立起来,在这六族之战将会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结果。

    等玄武族和凤凰族人走干净了,此地再次变得空旷了起来,而且氛围也变得更加诡异了起来,心魔狄炎的双目一直紧盯着妖神,而妖神也不甘下风,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冷笑,看起来成竹在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