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仇人!

再遇仇人!

    杨尘颔首,这才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等白辰山的话音落下,杨尘发现脚下涌现出了强盛的灵气波动。

    只见那些黑白鬼影手中的勾魂索朝着虚空猛地一拉,虚空顿时间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而这时候,那些阴兵们纷纷将自己刚刚收集到的逝者灵魂扔到那个虚空裂缝之中,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战场上原本众多游荡的灵魂开始急剧减少着。

    “那条虚空通道通往的应该就是冥界了吧?”杨尘眼神一亮,他能够感受到那条虚空裂缝之中传来的森森寒意,应该也只有冥界才会有着这般氛围才对。

    白辰山点了点头,冲着杨尘说到:“冥界可是独立于高等位面的另一方世界,也是冥神掌管的地界,一般人很少能适应那里的环境的。”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这些阴兵们收集灵魂也快到了尾声,此时白日的战场上寂静无声,只有阵阵阴风作伴,那些黑白鬼影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好像对于他们来说,收集灵魂就是天大的事情。

    杨尘一直在观望着,看到那些阴兵们快收完灵魂,也想着回到营帐里继续修炼了,不过就在他刚要动身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虚空裂缝中传出了一阵脚步声。

    这虚空通道是专门给这些阴兵用来收集灵魂用的,怎么会出现脚步声呢?杨尘的心中多少有些好奇,他回头望去,只见在虚空裂缝那里缓缓地迈出了一只脚。

    有人?杨尘讶异,那只脚一看就不是阴兵的模样,应该是个人类,杨尘心中更加好奇了,他注目看去,直到那个从虚空通道中走出来的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是一个高大英俊的身影,浑身上下透露着一丝桀骜,他出现后嘴边就在骂骂咧咧的,不停地催促着那些阴兵快些动作,想必他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监督这些阴兵的。

    “你们都动作麻利点,别让我再催促,不然的话谁的阴帐上的功勋都给我扣干净了!”

    “还有,不允许有任何遗漏掉的灵魂,九尾狐族和凤凰族可不是小族,他们的族人轮回必须谨慎!”

    那出现的人影手中拿着一根淡灰色的骨鞭,他但凡是看到有偷懒的阴兵,上去就是一鞭子伺候,而被抽击的阴兵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身体都变得透明了些。

    本来冥界的人怎么样执法跟杨尘没什么关系的,但是当杨尘看清楚那身影的长相之后,脸色却是猛地一变,眉毛都跟着紧缩了起来。

    杨尘的脸上涌现出一丝怒意:“天人王!竟然是他!”

    杨尘怎么着也没料到那从冥界虚空通道里走出来的人竟然会是那个让他几番怒火滔天的天人王。

    就算是现在,杨尘还能记得清楚当时在十八层地狱发生的事情,当初天人王叛逃,一怒之下斩杀了黑白无常二人,最后逃到了沧澜大陆。

    杨尘跟他结仇还是因为这天人王想要杀他父亲杨山,当时的天人王都已经下了手,杨尘赶到的时候都已经晚了,若不是后来浮空道长出现,用神力强行制止住了杨山的伤势,恐怕杨山早已命丧黄泉,再次进入轮回了。

    那个时候杨尘就想动手杀了天人王,但可惜让他给跑了,后来更是酿下更大的祸端,天人王来到了云海宗,屠灭了云海宗上上下下全部的弟子和长老,可以说杨尘跟天人王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时再见到天人王,杨尘根本无法抑制自己胸腔之中翻涌的怒火,他此时唤出自己的蚀龙剑,就想要冲过去一剑刺穿那天人王的心脏。

    白辰山见到杨尘此举都是被吓了一跳,他还没搞明白为什么杨尘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杨尘前冲的速度极快,白辰山可不想让杨尘在九尾狐族的地盘闹事,作势就要拦住他。

    但是还没等白辰山动手呢,杨尘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道靓影,木灵韵此时用身体拦住了杨尘的去路,让杨尘的眼神一变。

    “你怎么跟过来了?你先让开,我今天一定要跟天人王好好算算旧账!”

    杨尘本想要一把拽开木灵韵,直接对天人王动手的,但是木灵韵并没有让开,反而是死死的堵住了杨尘的去路,不让他动弹丝毫。

    “杨尘,现在可不是惹是生非的时候,如今你在圣地之中,本就身不由己,那天人王更是为冥界办事,你可想过你伤了他之后的代价是什么吗?”

    木灵韵水灵灵的双目上有着一丝坚决,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杨尘在这个时候动手的,因为此时的杨尘极其的不冷静,他可能都意识不到动了手的后果是怎么样的。

    如今那天人王显然在冥界有着官职,说不定还是冥神手下的人,杨尘要是把他伤了,甚至杀死,冥神一定不会不管的,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现在天人王的身后是冥神大人,那是跟秩序之神平起平坐的人,得罪他的下场谁也不敢想象。

    木灵韵并不希望杨尘此时因为动了怒火,再做出让他自己后悔的事情,天人王是该死,但绝对不是现在就死。

    看着木灵韵眼睛中的担忧,杨尘心中的恨意渐渐被控制住,正如木灵韵所说的,是他太过于冲动了,现在确实不是动手的好时候,先不说他能不能把一直在冥界修炼的天人王杀死,单单是那冥界的虚空通道还开着,就有可能会有他的帮手出现,到时候万一局面到了控制不住的下场,甚至连九尾狐族都要跟着受到牵连啊。

    很快,杨尘便收起了手中的蚀龙剑,他双目再次归于清澈,怒意已然消失,只见杨尘慢慢的冲木灵韵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再去动手了。

    他们此时在天上,距离地面上的战场还有很远的距离,所以这边的动静并没有引起天人王的注意,而杨尘在自知不能动手之后,便跟白辰山告别,带着木灵韵回到了营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