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战斗!

在妖神的脸上有着深深的倔强,他知道浮空道长出手的话,心魔狄炎肯定不敌,但是这本来就是他跟自己心魔化身的决战,如果就这样让浮空道长插手,无疑就认定了他已经输了,这不是妖神愿意看到的事情。

    所以妖神拦住了浮空道长,他知道只有自己打败了心魔狄炎,他才能堂堂正正的站在麒麟族的族人面前。

    “再来!”化身金麒麟的妖神舔干净了嘴角流出的血液,虽然这时候气息已经逐渐萎靡了下来,没了最初的强盛,但眸子中的战意依旧炽热。

    当妖神话音落下,另一边的心魔狄炎当然毫不留情的冲了上来,两道身影再次纠缠在一起,兽嚎间整个无尽山脉的西边都在震颤。

    “老东西,你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说你还真要等到你们麒麟族的族长流干最后一滴鲜血,再出手吗?”

    此时,浮空道长的目光落在了狄苍穹的身上,冷声的质问着他。

    “哼,我们麒麟族的内事,还轮不到你管来管去的吧?既然他们两个人愿意打,那就等打完了再说,反正我们麒麟族只认实力强大的那一个。”

    狄苍穹的脸色有些灰暗,面对浮空道长的质问也没有任何的反应,看得出来他是铁了心要让妖神和心魔狄炎打下去了。

    “你!简直无可救药,我就想问问你,今日你们打了邪神三族,日后是不是还要对人族开战?你们想过没有,迟早有一点麒麟族会被你们这些顽固的人给毁掉的!”

    听到狄苍穹的话,浮空道长有些愤慨,他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狄苍穹,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现在已经不是麒麟族的族长了,说什么也没用,既然狄炎不让你出手,那你就在一旁看着好了。”狄苍穹没有再看向浮空道长,此时倒是一心一意的看着战局了。

    见到狄苍穹这般模样,浮空道长叹了口气,这时候目光落在了那些麒麟族将领的身上,只是还没等浮空道长开口,那些麒麟族将领倒是先说话了。

    “身为麒麟族的一员,我们必须听从金麒麟的命令,如果金麒麟让我们死,我们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是!我们永远追随金麒麟!”

    麒麟族将领一个接一个的喊着,他们态度坚决,这些话都是经过三思而后才说出来的。

    “迂腐!都是一群朽木啊!”看着他们一个个这般态度,浮空道长气的就差跳脚了,要不是这些麒麟族将领是妖神所属,浮空道长恨不得一个拂尘过去让他们全都化成灰烬。

    甚至浮空道长这时候都不知道该说这些人是顽固还是忠诚了,或许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妖族对于上位者来说有着绝对的服从,他们是不会不听从金麒麟的命令的。

    “你也听见了,若是想要改变他们的态度,也只能看这位新的麒麟族族长到底是哪一位了。”

    就在这时,狄苍穹看向了浮空道长,看着后者那气急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他认识浮空道长这么长时间,还是头一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神态。

    不过狄苍穹当然也知道,他不能让麒麟族跟浮空道长结怨,毕竟这一位那是任何一个势力都不敢随意得罪的。

    浮空道长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眸子渐渐冷下来,也看向了远处妖神和心魔狄炎之间的战斗。

    他们两个都是有大神通的人,身上的武技层出不穷,一时半刻之间想要决出胜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就算现在妖神隐隐落入颓势,但心魔狄炎要想吃定妖神,那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就这样,妖神和心魔狄炎从白天打到了晚上,又从晚上打到了白天,一天天过去,无尽山脉西边的森林都快要被他们两个人给打烂了,还没有分出胜负。

    就在这时候,浮空道长腾身而起,脚踏拂尘漂浮在了空中,一直紧盯着浮空道长的狄苍穹还以为他忍不住了要出手干预这二人之间的战斗,脸色微微一变,当即就要跟上去。

    不过还没等狄苍穹有所动作,他突然就看见浮空道长的嘴唇嗡动,顿时间整个西边的无尽山脉都被一层神秘的力量包裹住了,看到这一幕,狄苍穹的眼神一动,原来浮空道长是想要运用结界来隔绝此地的动静。

    妖神和心魔狄炎战斗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之间的战斗看样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如果这期间引来了邪神三族的人,他们定然会趁这个时机开展攻势,到时候灵兽三族就要遭殃了。

    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浮空道长才不得不出手这样做的。

    “还是你够聪明。”狄苍穹这时候讪讪的笑着,摸着自己的鼻子说道。

    浮空道长白了他一眼,没有回应什么,只是眼神凝重的看着妖神。

    ……

    与此同时……

    另外一边,杨尘正沉浸在自己的修炼之中无法自拔,跟妖神这边战斗的火热截然相反。

    最近九尾狐族因为刚受到袭击,已经加固了外围的防御,估计是凤凰族看到了九尾狐族的警惕,所以没有再有任何的动作,看那样子估计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进攻了。

    这倒是给杨尘了一个绝佳的修炼机会,反正他现在暂时出不去九尾狐族,留在这里正好修炼逐星剑法,浮空道长给他的这个武技成功引起了杨尘的兴趣,这逐星剑法强悍无比,杨尘修炼得当,那就是另一个保命的武技在手。

    而此时杨尘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无法自拔,在这里有一个跟杨尘一模一样的小人,手中拿着蚀龙剑,正在不停地使用着一种玄奥的剑法,不过这个小人的动作虽然流畅的很,但那一招一式之间好像就是差点什么东西,让那剑法没有杨尘想象之中的那般强悍。

    那个小人就是杨尘精神世界中的化身,在这里他能够随意的去领悟武技,只是如今他好像碰壁了,修炼截然而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