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祀仪式

这下杨尘跟木灵韵算是在九尾狐族暂时住下了,因为杨尘对九尾狐族的莫大功劳,他们当然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对待杨尘,不仅给他们专门腾出了一个地方休息,还配了两个侍女照顾杨尘的生活起居。

    而且因为之前的战斗,现在全族上下都知道杨尘是他们的恩人,九尾狐也是知恩图报的,族人对于杨尘等人的态度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夜幕很快降临了,杨尘回到了营帐里修炼,木灵韵已经早早的进入打坐状态了,白天的时候她因为吸收了不死火,天火圣法好像有了新的领悟,所以正在抓住机会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呢。

    杨尘没有打扰木灵韵,自己找了个地方盘坐起来,他闭上双眼,周围的一切都跟他再无关系,而就在这一刻,杨尘的思绪也渐渐变得活跃了起来。

    此时杨尘算是一心二用,一边体内的功法正在运转,吸纳着天地间的灵力用来提升实力,而另一边,杨尘则是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思索着如今的处境。

    从白天的战斗来看,灵兽三族也应该都莅临无尽山脉了,虽然暂时不知道玄武族的下落,但是杨尘却能想到如今的战况,狄炎应该是很急切的想要将邪神三族打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趁这个时候派凤凰族来偷袭九尾狐族。

    但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杨尘也不敢随意乱去猜测,反正他现在暂时是离开不了九尾狐族了,但只要找到机会,他一定会尽快带着木灵韵他们离开这里。

    九尾狐族终究是个是非之地,不管邪神三族是否邪恶,挑起战端的都是麒麟族,这场战斗从来也不分什么正邪,在灵兽三族看来,邪神三族是恶,但在邪神三族看来,灵兽三族也是恶。

    既然浮空道长和妖神已经前去干预战争了,杨尘现在能做的就是帮他们把细节处理好,不然的话乱做些事情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不过就在杨尘正思索着怎么样能快点离开九尾狐族的时候,突然间他感受到了阵阵喧哗声,本来杨尘修炼是五感清观,不闻外事的,但是这喧哗的声音越来越大,杨尘担心吵到正修炼到关键时候的木灵韵,所以他便起身打算去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杨尘走出营帐的时候,他错愕了片刻,因为一开始杨尘以为是凤凰族趁着夜色来犯,九尾狐族变得慌乱了起来,但谁承想当他出去之后,看到的却是一片片笑颜。

    这是怎么回事?杨尘还没反应过来呢,木灵韵突然从他的身后出来了,看到木灵韵身上的气息更加凝实了,杨尘有些诧异:“看来那不死火倒是让你提升了不少。”

    木灵韵巧笑嫣然的点了点头,因为天火圣法的特殊,只要是强大的火焰,就能让木灵韵有着不小的提升,更何况那不死火可是神兽不死凤凰身上的火焰,对于木灵韵来说就是天然的养分。

    “他们是不是在举行什么庆祝活动?”木灵韵看了一眼外面,显得有些好奇,无数九尾狐都在这个时候聚集在篝火旁,有的在跳舞,有的则是拿出了一些奇怪的乐器敲击着什么,虽然木灵韵不了解,但却能看出他们脸上的欣喜。

    杨尘的眼中也写满了好奇,他随便拽了一个九尾狐,问清了状况,正如木灵韵所猜测的,他们是在庆祝今天的胜利,在举行一个祭祀仪式。

    九尾狐族为什么是六族之中最为神秘的一族,就是因为他们族内有着许多玄奥的祭祀习惯,据说这些祭祀能给他们九尾狐族带来强盛的气运。

    杨尘此时看到,那白衫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袭墨色的华服,正站在中央跳着优美的舞蹈,杨尘只是看了几眼,也不禁被那白衫雪妙曼的舞姿吸引了过去。

    木灵韵发现杨尘看的眼神都直了,嘴角轻轻扯动,用手指戳了戳杨尘的腰眼。

    杨尘吃痛,收回了眼神,显得有些尴尬,只能干咳几声环缓解一下。

    九尾狐族的女子天生媚态,容貌倾城,再加上主修灵魂之力,本就擅长勾夺男人的魂魄,稍有不注意就会被魅惑到,杨尘刚才心里没有防备,就不小心被这白衫雪勾引到了。

    此时白衫雪看到杨尘回过神来,眼中带着笑意,但却没有停下舞步,继续舞动着身体。

    “这九尾红狐象征着九尾狐族的气运果然不假,我在这时候都感受到周围那些九尾狐的气运在改变了。”

    杨尘此时将眼神放到了别处,惊讶的发现此时围在这里的九尾狐们身上的气运都在发生着变化。

    杨尘本就擅长运用香火之力,所以能感受到实力不及他的一些九尾狐们的气运,想来这白衫雪跳的舞蹈也不简单,应该是某种祈愿之舞。

    这时候已经有九尾狐发现了杨尘和木灵韵的出现,其中出来了一两个九尾狐,拉着杨尘和木灵韵一起来到了中间的位置,显然想带着他们两人一起进行祭祀活动。

    很快杨尘也看到了白辰山,在他的周围还有几个九尾狐族的长老,他们都低着头,手中拿着某种妖兽的头骨,嘴唇嗡动,念着晦涩难懂的语言,应该是在祈祷。

    咚!咚!咚!

    就在这时,鼓声响起,人群中出现了成群的九尾狐族男子,这些人气血方刚,正值壮年,他们走出来之后便齐刷刷的跪倒在了地上,态度虔诚,身后的尾巴都软软的趴在了地上。

    杨尘和木灵韵并不了解他们的祭祀仪式,所以只能在一旁干看着,尤其是那些长老口中的话语,应该是他们宗族特有的古老语言,听得久了,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阵阵眩晕的感觉,让人有些难受。

    想来是在祈祷的时候,这些长老运用了灵魂之力,才会有这样的变化发生,不过就在这时,杨尘和木灵韵的眼神同时一震,因为他们发现有九尾狐族的人抬来了一具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