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落幕

暂时落幕

    “该死的天人王,迟早要你好看。”

    浮空道长面色阴沉,望了逐渐消失的虚空通道一眼,心中有了决断,也不再停留,转身朝狱炎所在的地方飞去。

    虽然天人王对于他来说,随手可灭。可一旦出手,势必会招来冥神的注意,惹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浮空道长本身倒不怕,大不了重新找个中等位面猫下去,就算冥神再神通广大,也绝对找不到.

    只是杨尘一定会被牵连,被冥府追杀,修炼停滞,浮空道长的计划也会搁浅,终究是得不偿失。

    “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浮空道长叹息一声。

    只要不把冥府牵扯进来,相信以杨尘的潜力,很快就会赶超天人王,到时候不用浮空道长出手,那天人王自己也不会是杨尘对手。

    遁速飞快,不一会,浮空道长就抵达三族驻地。

    “道长,可否找到心魔?”浮空道长刚落下,狄炎和狄苍穹一行人就迎了上来,想必是等待许久。

    “不辱使命。”浮空道长从怀里掏出那颗天火仙体化成的红色晶核,不露光华,一点不起眼。

    “这是什么?”狄炎虽然从中感觉一阵浓烈的能量,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一颗晶核,就是威名显赫的仙体。

    倒是旁边狄苍穹眼中闪过一过惊讶,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话,这应该就是那天火仙体吧。”

    “可是仙体不是一种体质,怎么会变成一颗晶核?”狄炎绕着晶核看了一圈,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浮空道长笑笑,没有说话。一副高深莫测模样,配上孩童长相,异常滑稽。

    “族长,这你就不知道了,其实说来仙体本身就是一种高等能量,会根据本身的性质,化为不同的形体。”麒麟族一个长老出来解围。

    像之前大荒时期,能赋予人以仙体的神木果实,其实就是仙体能量化形的一种表现形式。

    “原来是这样。”狄炎点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恍然。“道长,那心魔便是。”

    浮空明白他的意思,不再打哑谜。“心魔已经伏诛,你们大可放心。”

    “耶!”麒麟群中响起一阵不小的欢呼。

    前面心魔作为族长的时候,一言不合就对族人打打骂骂,甚至直接出手屠杀。

    被惩罚的许多人,不少都是在场族人的亲朋好友。因为崇尚强者为尊,在心魔担任族长的时候,他们还不敢表露出来。但此时有着实力丝毫不弱,且同为金麒麟的妖神作为首领。之前的怨恨这时便显现出来,可见心魔多么不得人心。

    狄苍穹和几位长老彼此对视一眼,皆是叹一口气。若非心魔高贵金色麒麟血统,他们也不愿意让他来担任族长。此时有了更为平和的狄炎,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多谢道长。”狄炎对着浮空行一礼,十分郑重。“如果不是道长出手,等心魔日后卷土重来,难说不是一场灾难。”

    “多谢道长。”在场族人,俱是跟着狄炎行了一礼,只有狄苍穹转头看向他处,丝毫不为所动。

    “不用。”浮空道长知道这家伙的脾气,不在意的摆摆手。“对了,既然心魔这件事已经解决,那六族之战你们要怎么处理。”

    处理。

    无非就是战和不战两个选项。

    之前心魔一阵洗脑,让麒麟族都化身战争狂魔,但经过狱炎的劝说,心里这股劲都降下了下来。

    “哼,都到这个地步,还能停战不成。”

    此时,旁边响起一道声音,正是玄武族族长古擎天,旁边还站着凤凰族长凤双笙。

    “对啊,当初可是你们麒麟族要战,现在打到一半,你们又要后悔?”

    风双笙瞪着一双眼睛,语气十分不友好。

    不过这话也是说的没错,要不是心魔狄炎依靠自身修为,强行整合三族,也不会将玄武族和凤凰族拖了进来。

    “可是这并非是我们麒麟族的本意,都是这心魔作祟。”妖神顿了一下,说道。

    “哈哈。”古擎天笑了起来。“就算如此,那又怎样,即使我们不打,可你当穷奇族、吞天族和九尾狐族就会答应吗?”

    “这”狄炎很快陷入沉默之中。

    古擎天这话说的没错,战争中从来都不会戛然而止,只有当一方得胜,一方落败之后,战争才能走向结束。

    毕竟,战争是生死厮杀,不是家庭矛盾,床头吵架床尾合。狭者相逢勇者胜,只有胜者才拥有对战争的话语权。

    浮空道长脸带笑意,心里也是好奇一向主张和平的妖神会做出什么决定。

    “好吧,我知道了。”妖神长长呼出一口气,心里生出一丝愧疚。如果不是自身狂妄自大,也不会让心魔夺取了身体,造成这一系列的问题。

    先是师娘木灵韵被心魔剥夺仙体,险些惨死地牢,更是引起战争,让无尽山脉无数妖族死于非命。

    对于是医疗战士出生的妖神,这是难以接受的。

    见妖神脸色,风双笙劝道。

    “其实你也不必懊恼,根据我和古族长得到的情报,穷奇族早就对我们三族觊觎已久,就算我们不先动手,总有一天这战争也会爆发出来。”

    “没错,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三族只能更加紧密联合起来,争取早日打败邪神三族,还无尽山脉一个安静。”古擎天对着狄炎说道。

    “我懂了。”狄炎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既然战争由自己而起,那就由自己来解决吧。

    “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下一步的计划吧。”

    “嗯。”

    几位族长进去帐篷中,开始密议。

    站在一边的浮空道长和狄苍穹见状,皆是微微点头。

    “不错,有我当年的几分风范。”

    狄苍穹抚抚自己胡须,满意的说道。

    “切,就你。”浮空道长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什么,老东西,你再说一遍。”

    “呵,说你两句就受不了?还族长风范!”

    “浮空,你……”

    营地之中,很快响起一阵喧闹。

    短暂的宁静,但无论是哪一方都知道,战争的脚步无法终止,未来只能在血和泪分个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