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K4/6抑制剂是乳腺癌领域的下一个黄金赛道吗?

发布时间:2021-04-09   来源:http://www.shhbj.cn    作者: 助孕健康网
字号:

  近日,礼来制药宣布旗下乳腺癌新药CDK4/6抑制剂阿贝西利片(商品名:唯择)在我国成功上市,这也是国内第二款获批上市的CDK4/6抑制剂,其获批的适应证为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R+/HER2-)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

  乳腺癌素有“粉红杀手”之称,是女性中最常见的一类癌症。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显示,全球乳腺癌新发病例高达226万例,超过了肺癌的220万例,可见乳腺癌已经取代肺癌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癌;在中国,乳腺癌也是新发病例(42万)位居第四,死亡例数(12万)位居第七的重大癌种,同样不可小觑。而CDK4/6抑制剂的出现,则迅速改变了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格局,

  乳腺癌治疗领域的“新贵”——CDK4/6抑制剂

  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yclin Dependent Kinase,CDK)是参与细胞周期调节的关键激酶。细胞从G1到S期的检查点,需要将视网膜母细胞瘤蛋白(Rb)磷酸化,并通过CDK4/6对其进行修饰,该途径中的异常会导致持续的细胞增殖,与癌变有关。而CDK4/6抑制剂可阻断CDK4/6激酶活性,降低Rb蛋白磷酸化水平,使其无法释放转录因子E2F,抑制癌细胞分裂增殖。

  特别是在HR+/HER2-晚期乳腺癌治疗领域,CDK4/6抑制剂的问世引领该领域由内分泌治疗时代迈入了靶向联合内分泌治疗新时代。在乳腺癌中,激素受体(HR)阳性和HER2受体阴性乳腺癌是最常见的类型,约占乳腺癌患者的六成。以往,该类乳腺癌患者若是早期阶段,则治疗反应好,而若是处于晚期,则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案。不过,CDK4/6抑制剂的发现及成功的临床应用打破了这个局面,大量临床研究表明,CDK4/6抑制剂不仅能提升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而且能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因而成为该领域的新贵产品。

  目前,在《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诊疗指南(2020版)》、《中国晚期乳腺癌规范诊疗指南(2020版)》和最新版NCCN指南中,CDK4/6抑制剂(CDK4/6i)联合内分泌治疗证据级别从Ⅱ级提升为Ⅰ级,成为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首选治疗推荐。

  全球市场:预计2029年CDK4/6抑制剂在乳腺癌领域就将贡献200亿

  从市场规模上看,据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显示,2019年乳腺癌市场总额为202亿美元,主要来自HER2靶向药物和CDK4/6抑制剂的销售贡献,这两者占到了乳腺癌药物销售额的68%。尽管来自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的竞争加大,但在2019-2029年,乳腺癌市场预计每年增长9%,将达到477亿美元。其中,CDK4/6抑制剂的持续和扩大使用是乳腺癌治疗市场规模持续扩大的主要动力之一,到2029年,CDK4/6抑制剂预计将贡献200亿美元,占乳腺癌药物销售市场份额的42%。

  2020年,全球CDK4/6抑制剂市场规模达69.92亿美元,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7%。截至目前,全球已经批准了4款CDK4/6抑制剂,包括辉瑞的Ibrance(palbociclib,哌柏西利)、诺华的Kisqali(ribociclib,瑞波西利)、礼来的Verzenio(abemaciclib,阿贝西利)和G1 Therapeutics的Cosela(trilaciclib)。其中前三款药物获批较早,适应症均为HR+/HER2-乳腺癌,而Cosela则是今年2月才被FDA批准,用于预防扩散期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因铂类╱依托泊苷方案或拓扑替康方案化学治疗导致的骨髓抑制。

  其中,辉瑞的哌柏西利作为首款上市的CDK4/6抑制剂药物,先发优势明显,特别是其上市的那几年,风头一度接近Herceptin(赫赛汀)。可以说,哌柏西利在CDK4/6抑制剂市场一直独领风骚,即使瑞波西利和阿贝西利在其之后先后上市,也还暂未撼动其市场地位。2020年,哌柏西利全球销售额为53.92亿美元,占据整个市场的77%。不过,随着该药2023年专利到期及竞争对手的加压,市场份额逐渐被挤占也是必然的。目前,辉瑞正在与印度公司Aurobindo Pharma和Dr Reddy's就哌柏西利进行专利侵权诉讼,并积极拓展该药新的适应症,以期尽可能延长药品的生命周期。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